韓國女性主義崛起後,「厭女」情意結及文化解決了嗎?

韓國女性主義崛起後,「厭女」情意結及文化解決了嗎?

作為一個女性主義者,在我的文章中,都多次強調,女性主義不只是為女性爭取權益,還為男性從父權社會所賦予的性別價值中釋放,同是為男性爭取應有的平權。不過,至今仍然有不少人對「女權」、「女性主義」等字眼聞風而逃的原因,是因為不少人認定這些就是以欺壓男性的同時,再為女性爭取權益。香港是,韓國亦是。由此衍生的「厭女」、「仇女」情意結,在近年女性主義崛起後,應探究的,是這些文化解決了,還是拖著性別平權的後腿。

於2016年5月17日,首爾江南站內的一個地下街公廁曾發生兇殺案,受害者為一名20多歲的女性,而兇手被捕後表示,因為自己厭惡女性所以對她施下殺手。這事件當時引起極大恐慌,一來在人來人往的江南地鐵站發生如此命案,二來對於「仇女」情緒的爭議此起彼落。兩年後的第5月16日,有不少市民到首爾銅雀區兩性平等博物館中,為江南站兇殺事件中遇害的女性進行悼念,不少人留下了希望「針對女性」犯罪能夠減少,厭惡女性的情緒能夠由此消除。

不過,若看現時韓國的社會狀態,從犯罪數字及近年各種事跡來看,「厭女」情意結尚未有大幅減輕的跡象,更遑論對於女性主義的誤解。同一天韓國大檢察廳發布了關於涉及女性犯罪的案件數據,數據顯示去年有約3萬270宗針對女性的犯案,比2016年的時2萬7431宗增加了10%。

此外,今年初在教育界、演藝界及政界的掀起的Metoo運動雖得到不少人支持,但反對的觀點指,舉報性侵的Metoo運動不但強化了女性的脆弱地位,而且不少男性認為難以與女性社交,皆因害怕成為Metoo運動中的性侵加害者。此外,Metoo運動雖加強了韓國打擊性犯罪的意識,但同時勇於發聲的受害者或普通人被發現在職場上遭受歧視及孤立,甚至出現職員被不當解僱的情況。個人而言雖承認Metoo運動有其負面影響,但出發點絕對是好的,而且加強了民眾對性犯罪的認識,但無疑,Metoo運動被一些「厭女」份子演繹為針對及欺壓男性的運動,從而加強了與女性主義的對立面,例如韓國明星支持警方調查Youtuber被性侵事件被批評為「女權份子」的事件。

此外,最近的偷拍事件亦令到不少人對女性主義產生負面情緒,皆因一名嫌疑人在弘益大學偷拍男性裸體模特兒後,在極端女性主義的論壇Megalia進行瘋傳後,該論壇的會員取笑該男性的身體而引起爭議,此外,從而令不少人對於女權、女性主義存在誤解,以為全部支持女權的都是這樣極端 — — 對男性進行恥笑、欺壓及評頭品足,甚至對男性主義進行報復。

韓國的婦女運動於近年興起,在父權主義已變得不可動搖的期間,無疑會遭到質疑及反對,因為社會上對於性別的討論仍困於「二元對立(binarism)」的框架,例如不少對女性主義者感到反感的原因,就是認為「支持女性,就是反對男性」。這論述變成了意識形態後,不少人就會相信女性主義並未帶來真正的性別平權,從而形式「仇女」、「厭女」文化,把所有無論支不支持女性主義的女性都視為可任意嬉弄及恥笑的對象。

固然,我們不能不否認,有極端女性主義會支持這種意識形態,但同時,除了未能在二元對立的女性主義議題中找到突破之餘,而且在反對女性主義的論述中,根本未能回答為何他們能夠視日常生活中,男性對於女性的多種「崇陽貶陰」式欺壓為合理行為。同時,男性作為欺壓者,背後同樣在這性別框架中受欺壓,皆因他們在父權社會中被要求成為強於女性、保護女性的人,這同樣是為男性進行定型,這些刻板的性別主義職場文化及社交關係,女性主義提倡的,就是摒棄這些擠壓男女性的文化。可惜,至今「仇女」現象仍未得到明顯的改善,而且在韓國圍繞性別的討論話題,毫無幫助達致真正的性別平權。只要困於二元對立的局面,就根本未能從根源解決問題。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