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嘩華

子嘩華

其實,要像黃子華那樣說再見,真的不容易。看他把手掌貼着胸膛,俯身向着四面枱躬身,那份落寞和不捨,是2018年最動人的畫面。相隔十一年,再在現場看他,已經由當初的伊館,轉戰紅館。場地大了,支持的人倍增了,棟篤的笑聲多了,響亮了,巨星的光芒,耀眼得來,並不刺眼。

(會劇透,已買票仍未看的,別看下去)

那夜看子華,全場不斷嘩,那種氣氛不亞於一個巨星的演唱會,而且接收的訊息,相信會比起一個演唱多。觸及一些深層次矛盾的議題,從他口中帶出,有一絲鬱悶。黃色和藍色,在代入之前,應該深思一下,藍色真的是憂鬱藍?化作屍體後,其實還只是一條屍體,並不帶任何色彩。

哲學家的演說當然有不同解讀,我印象最深的金句,可能在許多人眼中只是一句哄人笑的對白,而一些發人深省的對白,也許只能閃過部分人的腦海。一個富可敵國的人,做了一些震撼電影界的事,財富令他打敗宇宙最強,雖然成為一時佳話,卻是面斥不雅。更可能的是,去年打敗了華人界的武打巨星,明年可能買起整個荷里活,逐一擊敗復仇者聯盟成員,甚至連DC那邊的超人也收歸旗下,超人的衣服縐了,還可捉Ironman來iron一下。

這個題材喚起全場高潮,除了大笑,讓我想起Thanos,讓我想起復仇者聯盟四,宇宙最強的不是子丹,應該是突破時空的Thanos。而按照子華說的邏輯,最後擊敗Thanos的,會不會是那個視不雅如無物的馬先生。

與我印象中的棟篤笑不同,今次沒有中場休息,子華只在播放音樂時坐下來稍作休息,而飲水環節一向是世界的焦點,他打趣說半夜在家裡飲水,老媽子也會起床來拍掌。今次比起之前的笑點更多,卻在笑後,有十數秒回想,笑完之後,何以有一種落泊。

他既說起九十年代那種隨時被人點錯相的局勢,亦探視現時某些人諭示的亂世。九十年代黑社會橫行,在茶餐廳用餐後也盡量不埋單,期待有人劈友,那樣就可趁亂走單。說起上來,我在九十年代的回憶不多,卻記得有一家常去的茶餐廳,木枱及木凳都有些不規則的裂痕,未知那些是不是所謂的劈友留下的戰績。

至於現在的亂世,高樓價是最多人痛恨的一環。其實樓價曾經大跌,跌至一百萬以內就能輕易上車。若要重演一次那個令樓價下跌的原因,下次去睇樓時,帶一隻穿山甲吧。雖然這個拿來作笑話令人捧腹大笑,不過若果穿山甲真的可行,我估計真的有人不惜一切讓這件事重臨,哪怕死去數百人,只要能夠合理地買樓,就足願矣。

黃子華,黃金華或黃子‧華神也好,他很陶醉於說話,不是輕描淡寫的交戲,而是七情上面的,不會因為不會回水而Hea說。看他不停高八度地說北京腔,換到了笑聲,可能會傷及聲線,令他真的要金盆洗手。

很希望他打趣說只是2018年不再見千真萬確,我事隔十一年後才帶不如進場看他。若果時空讓他不要老去,我多希望待女兒十八歲那年,堂堂正正地帶她去看一次屬於每一個世代的棟篤笑。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文字就像鹹魚和白菜,各有所愛。當你不肯定自己喜歡鹹魚或者白菜的時候,可以嘗試兩樣都愛。這兒的字可能像鹹魚味那樣久久不散,有時就如白菜那樣平平淡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