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之道,始於足下

幸福之道,始於足下

回家時看到業主大人在搬砂子和水泥,原來他們打算修平屋外凹凸不平的地面,並加蓋一個帳篷,打造燒烤歡聚的空間

作為共居的一分子,我立即拋下背包,極速換了村姑工作服,心裡懷著那共建家園理念的觸動,希望能幫上一點小忙。

第一個工作就是久違的Plastering (泥水抹灰),在菲律賓的永續設計農場(Permaculture)實習時,最多機會練習的就是這項技巧,萬萬想不到遇上在菲國時的同一困難:語言不通。

在菲國時我的合作伙伴是只懂說Tagalog的工人,這一次是來自河南口音很重的親戚代表,即使非常努力的去聆聽,還是聽不懂他的指示,明明他說的是國語啊….

掙扎了十分鐘我放棄了,採取在菲國時的策略,不妄語、不發問,把100%的注意力放在觀察他如何行動,盡量去感受他的需要和配合。

抹灰時,我的腦袋一直浮現一位矇面的菲國工人的樣子,那時候畢竟是在工程的工地裡工作,要關注的細節委實多不勝數,有一位工人了解到我是外國人聽不懂他們的語言,每次都會主動前來多加教導,慢慢地一步一步去展示如何能達成工作。當我的動作有誤的時候,他就去挑跟我手持一模一樣的工具,靜悄悄的走過來我身旁,重覆我的動作搖頭,然後糾正和示範。

偶爾趁著空檔,我會躲在他身後看他工作,他對於眼前的工作總是很謹慎的操作,我猜他其實有一點完美主義吧,在一些難以平整的角落,他也會花上十多分鐘,溫柔的多番推泥修正一個坑洞。

原來他專注工作的身影和耐心的教導,一直存活在我的腦海之中。

我默默的在心裡向這位前輩道謝,嘗試回憶他的教導,和跟眼前的這位河南代表合作,總算順利完成任務。

接下來共建文化還有一個巨大的挑戰,就是平衡所有人的意見。

一直以來我的原則是,每個人的意見也是重要的意見。
只要那個人的意圖是善的,即便他以暴躁的方式表達,也是該被重視的。

坦白說,要轉化紛爭成正念,一點都不容易,幸好業主大人也是一個希望每個人都開心、努力去滿足大家願望的人,咱倆就聯手一唱一和去整理大家的意見:

鄰居長者:「只有水泥同砂點得架!?實唔夠實淨啦!加D料啦!」

我:「確實以前學自然建築的時候,有說需要加入一些粗纖維品(e.g. 椰子鬚/稻稈)充當鋼筋,有類似的東西嗎?……哎,那個磁磚好像挺美耶」

業:「啊對,可以廢物利用!加這個進去弄個字好不好?!就弄個福字!」

這突如其來的創意讓我倆好興奮,跑去蹲下撿起散落在不同角落的白瓷方塊來清洗乾淨,過程中居然展開「福」怎樣寫的爭論,原來大家心裡想的一個是繁體,一個是簡體。
業主大人最後說:「現在在香港,要拼就拼個繁體吧!」
以方塊磚拼湊一筆一劃,福字就成形了。

業夫:「唉!才一邊有字,另一邊是空的,多難看啊!」

在乎的丈夫如此評價,業主大人也不禁洩氣,氣餒地說:「那隨便加幾塊就算了……」

看得我也開始著急,我退一步離場深呼吸一下,一個想法和難得的標準國語一併脫口而出:
「那不如在這邊弄個心型包圍著,被心(幸)福包圍一下不是挺好嗎!?」

業主大人開懷的笑了,我倆來回走了幾遍去收集白瓷磚來堆砌「心福」,本來打算棄吃晚餐趕工,但被眾人拉進飯廳,看到他們從河南家鄉帶來的野生採摘竹荀,和自家從水溝捕獲和煙勳的黃花魚,忍不住就坐下。

河南親戚還不停給你盛飯說:
「今天搞的都是家鄉的綠色食品,多吃一些!」

家鄉菜永遠是難以複製的人間美味,可能我的食相太猴急,河南親戚開口道:「來年冬天來我們家吧,到時候帶你進山裡面去親手採回來!」

簡直是夢寐以求的邀請啊!請務必帶我進山裡去Please!!!!!!!!

雖然很想細嚼享受家鄉美食,但深怕泥水乾掉難以塑形,業主大人和我還是鯨吞眼前的一頓飯,飛奔到外頭去繼續幹活

「啊!這邊的心歪掉了!!!」
業主大人一邊仰頭長嘯,一邊怪責自己手賤多放了幾塊瓷磚

「搞不好另一邊也多放幾個就平衡了啊…….」
兩人遲疑地去補充材料,試試看能不能化腐朽為神奇。

「還是歪掉…….」

「哎,歪掉的心又怎樣?親手造的另有一番真實的美感啊」

「嗯,好像也不錯」
業主側頭看著足下的「心福」,帶著微笑著緩緩地吐出這句話,感覺她是接納了,接著心安理得地收拾去。

而我,無比感激不用遠奔海外、在本土足下就能體驗共建生活,也是屬於我的幸福了。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誠蒙良師們的教誨得以窺探全球化前各地昔日與自然和諧共存的世界觀、靈魂學說、能量治療、部落文化等。明門的誕生為了傳承及分享對人有所裨益的古老智慧及知識,使其應用及融入日常生活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