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一輩子的友誼

不是一輩子的友誼

倫敦的友情跟倫敦的酒吧餐廳一樣,車如輪轉,每每一回頭,就物是人非了。

我與一名英國友人在蘇豪新開的酒吧內聊天。他三十五歲了,喝著Negroni,今天的他有點欷歔。

「來這裏久了,友情好像都不是真的。」這樣的大男人說著這樣委婉的話。「我是曼彻斯特來的一個小伙子,在那邊,友誼都是地久天長的。」這個男人絕對不是一個鄉下來的小伙子,他是我們倫敦財雄勢大的一個銀行家。

「一開始來倫敦的時候,機緣巧合認識了很多南美人。他們都很熱情,把我當成兄弟般看待。誰不知一轉個頭來,金融風暴一吹,他們帶著家眷都走了。」他乾了Negroni,又向bartender點了espresso martini。這個人,總是兩個烈酒換著喝,似是要麻醉自己的傷口一樣。「在倫敦的人際關係,在公在私,都是transient(短暫易變的)。」

米多莉也呷了一口最近很愛喝的威士忌,身同感受的嘆氣了一番。沒錯,倫敦就是這樣走馬燈的一個地方,很多人來找機遇找自由找人生,找到了或找不到,somehow都會回到自己的家裏去。我想起爸爸在香港,有三位網球好友,每週日打波,一打就三十年了。我呢,2008年開始去倫敦一家教會,十年過後也是人面全非,認不出幾個來。

「你是個重情的人,很難受吧?」

「起初真是難過,在曼城友誼是一輩子的,現在我回去,週五晚的那一家pub裏頭必定會找到我的朋友。肚子大了﹑頭髮少了﹑結婚了﹑生孩子了,到死之前,我知道他們週五還會在那邊喝幾pint打台球。我年青的時候,以為在倫敦交到朋友了,可是一轉身他們又走了,才發現那些友誼給的都是false sense of security(虛構的安全感)。現在我老了,接受了。」

小時候看書,都說大都市都沒有真感情,原來是這麼一回事。人來去匆匆,交情都留有一條底線;接受了認命了,心態一轉就交不出真心。很多香港朋友來英國工作假期或讀書,我友善地與他們交談,可是心裏還是留了一條底線,這些友誼嘛,終歸還是短暫的。

電視上剛好播了,Boris Johnson這個瘋子把外交部長一職掉,公開寫了一封把Teresa May (文翠珊)貶得一文不值。這樣的利害關係不只在唐寧街發生,似乎在倫敦街頭也不是奇聞。

氣氛落了一個低點,我們乾了酒,朋友又點了Negroni,我則要了一杯有氣水,想醒一醒腦。他忽然扭動了一個臂彎,精神抖擻的說︰「但也是認識到新朋友的機會,來﹗我們為這份友誼乾杯。」

我舉來杯,來,為我們雲淡風輕的友誼乾杯,忽然想起一首古詩︰

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直抒胸臆,隨筆愛情、工作、生活,細訴我這條魚乾老少女在倫敦奮鬥的點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