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容

笑容

我的病人快要死了。入院當天下午還龍精虎猛地要扯氧氣、拔點滴,晚上卻已急劇轉差,躺在床上一動不動,讓身上的拘束衣淪為裝飾品;氧氣面罩上的眼神渙散,看不出其中有神智存在的跡像。當天晚上,我們和家人決定DNACPR。

今天早上,他的神智卻清楚了一些。家人詢問我,這是不是代表他已經過了危險期。我向他們解釋:他現在仍舊隨時有生命危險,你看看他的血氧濃度,那麼低,就幾這天的事了⋯⋯

我說到「血氧」倆字時,走到病人床頭,指著監測儀的屏幕給他們看。這時病人看見了我,對著我微笑。不做臨床都不會知道,大腦有多抵受得住缺氧;有時血氧含量剩下七成八成地拖了一兩天的病人,眼神仍舊清明得嚇死人。我眼眶一酸,隨即在心裹罵自己:神經病,昨天他躺在床上快要死時你没傷感,現在他笑了,反而才來傷感。

我邀功似地向病人說:「你笑比太太睇吓。」他聞言,乖巧地對著太太笑了。我的病人快要死了,我卻有點羡慕他,他在自己臨終前幾天,仍舊可以留給家人一些美好的事物;我傷感的,不是因為知道自己快要失去他,而是知道自己快要失去這個笑容。

image : Stoke My Fire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