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活著卻死了

不要活著卻死了

返了新工12日半(係,我一直數住),還是會間歇性出現焦慮不安的情緒。
連放假的日子想起工作都會覺得憂愁。
有人說時日尚淺,再給自己多一點時間吧。
認識了多年的好友聽我描述工作的性質後,皺皺眉說:「我明你點解會咁,因為我地都係一啲好怕有太多變數嘅人,我地希望決定好就全力做,但而家情況係唔由得你決定,plan好亦可能隨時會變,牽一髮動全身,所以你覺得好辛苦。」
一直不明白對於新工作,究竟自己的壓力從何而來。
還是旁觀者清,一語道破。

今晚再與另一個朋友吃飯,也輕輕說到工作,又更發現自己從來不是擅長發號施令的人,最好你給我一個明確指示,我會盡力做好。
不要叫我按自己schedule,我會手足無措。
「你係一個副手型嘅人。」

這樣的說法喚起了中學時期的記憶。
中學時期的我算是風頭躉,常常擔任主席、班長、風紀隊長等,直至升到高中,有個比我更強勢的女生出現了,自自然然就屈居在她之下了。
很記得當時我們有段奇異的對話:
「你做副主席會唔會唔開心?」
「如果係第二個可能會,不過拍住你我好OK,我一定會成為你最幫得手嘅副主席。」
當然如今想來,是有點小題大做的可笑,但青春就是以自己生活為中心。
當時我們都很認真吧。

其實我從很早以前就知道自己不是領袖型的人,只是一直不願意過於外顯地承認,畢竟不想擔大期,不想做決策的人在這個社會彷佛低人一等,彷彿永遠只能做些簡單的工作。
可是呀,當社會人人都想話事,人人都要做中心主角,還有誰能默默執行呢?
我喜歡做副手,也不等於我能力不行,我只是不喜歡站在當眼處而已。

每一天我們都比昨日更了解自己,要承認自己無法達到社會「成功」的標準特別需要勇氣,但想深一層,其實也沒有甚麼大不了。
畢竟承認不承認,也不會改變你的特質,我們還是在別人眼中不是成功的一群,倒不如赤裸面對自己,免受分裂之苦。

最近一直在想甚麼樣的工作適合自己。
大概Freelance那種形式最適吧。
沒有特別的上下班時間,只有deadline,不用和人朝夕相對,非常適合自律、孤僻而認生的我(我也可以很social,只是那不是我最舒適的狀態)。
但問題是除了寫作和唱歌,我幾乎一竅不通,而且也沒有厲害到能成為導師或甚麼的。

明年就打算搬出來,實在需要有穩定的收入或豐厚的儲備。
於是退而求其次,我想不如真的找找關於文字的工作,最接近的恐怕是Copywriter了吧。
Send了幾份CV,均暫未有回音。

但在這之間卻有兩次奇遇。
第一次是某日和一個入職不久的同事閒聊時,發現對方曾從事Copywriter的工作,和我講了一點點當中的情況。
第二是今晚坐車時偶遇中學一位師姐,她正在做網上平台的編輯,也講了一點有關Copywriter的事情。
似乎這行業前境也是一般般,算不上是舒適的一份工作。

趁著CV尚未有回覆之際我又想起KOL這件事情。
當然,我從不把自己當做KOL,究竟要幾厚面皮才能對人說自己是KOL?
我只是在想有沒有辦法我可以穩定接一些廣告回來,好支撐我的寫作和生活?
然後輕輕在google一search才發現,原來KOL這東西已毅然發展成一個行業。
有很多平台連繫著商戶和各「KOL」,成為他們的中間人。
我一直以為那些KOL的廣告都是廣告公司去找有潛力的Page或IG,inbox他們洽談廣告的,現在才知道原來也可以主動參與廣告的企劃案。
我還真的脫節了呢。

雖然我不算是很天馬行空的人,但由從前的作文堂到後來間中接的廣告文,對於給了我題目,要構思一個符合考試/顧客要求的故事這回事,我一直樂在其中。
如果這樣能讓我闖出一條血路就好了。
不然我還是要乖乖回到辦公室,好好去開與就業掛勾的咖啡、化妝和花藝課程。
喂喂喂,現在收生不足呀。
有沒有失業而學歷又是副學士或以下的朋友有興趣報讀?
快點inbox我,解除我的不安呀。

我不希望人生留在不適合自己的位置,一如我找工作總是從近家裡的找起。
並不是因為懶惰或想節省交通費(雖然也有關),我只是一直覺得資源可以不錯配的時候就盡量避免。
每日用一小時甚至更多去上班是多麼的浪費,當然我很明白人生有時候就是身不由己,正如我現在也沒有辭掉工作,一直默默忍受與嘗試。

點解呀?因為窮呀。

但可以的話,還是希望不要認命,因為人生充滿著意外和可能性,只有在你放棄和決定不變的時候,人生才會呈現出靜止的狀態。

P.S. 今晚收到了〈以我的文字寫下你的故事〉的稿費,非常感謝讀者的信任和分享。
如果你也有興趣留下自己的故事,歡迎你inbox或email我啊!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