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賣杯蓋上的小凸孔

外賣杯蓋上的小凸孔

她坐在淺啡色的實木桌前,眼前是一杯飲品。雖然是堂食,卻用了外賣的即棄杯,杯蓋上的小凸孔,引起她的關注。這些小凸孔,在現世代已很少功能了,大概知道它們真正功用的人,也不多。但偏偏,對她而言,小凸孔卻繫牽着一份剛萌芽的愛。

外賣杯上的小孔,在當外賣小子的那些年,老闆曾告訴他,三個孔都有不同玩法。按最左的孔,代表那一杯是奶茶,無論凍或熱;按下兩個孔,就是咖啡,至於三孔齊按,就代表了鴛鴦。那時候正值暑假,按時薪工作,就只在金鐘一帶送外賣,每每送到一些高級寫字樓,都總會得到一些打償,銀碼不多,但老闆都會說只收餐錢,多出的他看不見。

他記得有一個年輕女孩,約莫二十歲出頭。她在某間金融公司當接待,每次送外賣,都會看到她,因為她坐得最前,也會代為呼叫叫了外賣的同事。她穿着整齊套裝,頭髮僅及肩,烏黑亮澤,眼影化得不太自然,也許年紀小小,卻要裝着成熟的關係。

很多次送外賣上去,她都樂意與外賣小子聊聊天,有時候會請他吃一粒接待處上的玻璃兜上裝着的糖。她是帶飯盒回公司的,所以不用叫外賣,也不會叫外賣。他很期待送外賣到她的公司,目的是很明顯的,想看到她。

她留意到他送的外賣,最少有五個餐,發泡膠飯盒上會寫着幾個英文字,如A、B或C,有時B字後面還會有一個字,例如B反,或B意,代表了飯及意粉,除了這些,其實還有飲品。

外賣的飲品很單調,辦公室的人很少叫檸檬茶,可能只是她公司的怪現象。每次叫外賣的人,都只會叫三種提神飲品,奶茶、咖啡和鴛鴦。她看到外賣杯蓋上有些小凸孔,然後不同杯上會被按下不同孔,有些是一凹兩凸,有些是兩凹一凸,有些則全部是凹,卻沒有一杯是全凸。

她好奇地問,這些小孔這樣表達是代表不同飲品,但為什麼要這樣組合。他原本想告訴她那是老闆隨意決定的,每家茶餐廳都不同,這些小孔只是方便記認,若每次都不同就會記錯而出錯。

「每個小孔,都代表一種飲品的份量。」他一臉認真地說,語調中,有如叨了一根香煙,或者手持一杯Dry Martini。

「什麼意思?」她奇怪地問。

「例如奶茶是一凹兩凸的,奶茶的份量只能令一個小孔凹下去。」他慢慢解說。

「哪種飲品令三個孔都凹下去啊?」她雖然在心裡暗笑這外賣小子的天真,卻又覺得他創意不錯。

「鴛鴦啊,奶茶加上咖啡才沖出來的,1+1=3呢。」他還在胡說,卻不知她已看穿了他的技倆。

「哈哈,那兩個凹孔是咖啡吧?為何不是和奶茶一樣只凹一個孔呢?」她儘管看看他還有什麼奇想。

「那當然是兩個孔,因為咖啡有兩個口啊,奶茶一個也沒有。」他意氣風發地說。

她聽到這句後,看看眼前這個衣着樸素,一臉稚氣的外賣小子,微笑了起來。

他看到她甜笑後,知道自己的爛創作可能在她心中留下一點印象了,正盤算着下一次送餐時,看看能否送她一杯特別的飲品。

到了下一次,他特意叫水吧師傳讓他自行沖一杯凍檸茶,聲稱是自己口渴想要。實情是,他故意送給那個女孩,那杯茶的外賣杯蓋上的三個小孔都原封不動,他讓她自行決定按下幾多個孔,看她能否猜中那是什麼飲品。

他不准她透過杯蓋去觀察,只可水平拿着,不准用鼻去嗅,只憑直覺去猜。若果猜中了,就請她飲,若猜錯了,他明天會再拿一杯來。

這遊戲讓她覺得很好玩,第一次還很認真的合上眼睛,用手捧着外賣杯,然後用纖纖手指按了最左的一個小孔,「這是奶茶!」

「不對,猜錯了,不能飲,我明天再拿一杯來。」他沒收了飲品,竟不解開謎底,就裝着瀟灑地走了。

再過了一天,他又拿來一杯凍檸茶。

這一次,她按下了三個小孔。

「不對,你還有兩次機會哦,我過兩天就不幹了,要開學了。」他故作認真地說,又再次拿走那杯飲品。

又過了一天,他還是用了凍檸檬茶。

她沒有不耐煩,反而早在午餐前,已看着門外,期待外賣小子為她帶來的飲品。

「我想喝咖啡啊,所以我按下兩個孔,你會給我咖啡的,對不?」她沒有拿起飲品,直接就按下兩個孔了。

「不是咖啡,即使你想喝。明天是最後一天了,我為你帶來最後一杯飲品吧。」他沾沾自喜的,大概她已經很想知道那杯飲品到底是什麼之外,也對他留下深刻印象了。

「真的不打算給我咖啡嗎?」她有點不快地扁了嘴說。

「尊重遊戲規則哦,明天見。」他還是沒收了飲品,轉身又走了。

來到最後一天,他還是帶了一杯凍檸檬茶。

女孩看到這外賣飲品杯後,雙手交叉放在胸前,故作生意地說:「本小姐今日不會按下任何孔的,看你會不會收走它!

「恭喜恭喜,你終於猜對了,這杯飲品的代號,就是三凸,是一杯凍檸茶!」外賣小子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欣喜地笑道。

「你這小子,是作弄我嗎?」她暗罵他竟然出了一杯根本不是奶茶咖啡或鴛鴦的飲品。

「那當然喇,凍檸茶是我沖給自己的飲品,假如讓你猜中了,我豈不是沒得喝?」他吐吐舌頭,頑皮得很。

「你喝個夠吧,聽說你今日最後一日送外賣了吧,那再見喇。」她有點失落地說,看着他竟然肆無忌憚地在她面前飲着那杯三凸凍檸茶。

「嘿,不捨得我嗎?」外賣小子故意挑釁道。

「才沒有。」她語氣肯定。

他沒有再說話,只是俯下身來,從外賣籃中拿了一杯,外形與其他飲品不相同,畫了許多卡通圖案,還留下了一組電話號碼,FB和IG帳號的杯。

那杯蓋上的三個小孔,是兩凹一凸的。

她看到這杯奇怪的飲品,不禁掩着口笑。

外賣小子沒有乘機向她要電話或要交個朋友之類的,還是選擇推門轉身就走。

與之前不同的是,他雖然還是喝了那杯讓她猜的飲品。但今次,卻為她留了一杯自己沖調的咖啡。

 

Photo: 1000 Awesome Things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文字就像鹹魚和白菜,各有所愛。當你不肯定自己喜歡鹹魚或者白菜的時候,可以嘗試兩樣都愛。這兒的字可能像鹹魚味那樣久久不散,有時就如白菜那樣平平淡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