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了,不必甚麼都和我說。

人大了,不必甚麼都和我說。

小時候,判別一個人是否我的好友,其中一個基準是:他有沒有甚麼都對我說,或者更準確地說:他有沒有甚麼都第一時間對我說。
反之亦然,我也總是把很多事情都先講給最重視的人聽,在和他講之前,我都會閉口不談,即使忍得很辛苦。
那是一種對彼此重視的象徵,也是心照不宣的承諾。

一直這樣活過來,當你遇到一個同樣這樣行的人,那種存在於彼此獨特的氛圍,不是說笑,真的非常甜蜜而窩心。
但懷抱著如此偏執而不全面的想法,自然是受傷的多。

當我們隨著時間的腳步,一天天往前走,世界變得愈來愈闊,愈來愈廣。
我們不可能永遠和誰孖公仔地活,我們會有屬於自己的軌跡要行。
更重要的是,重視你和甚麼都告訴你壓根兒沒有丁點關係。

你知道,這個世界存在著很多不同類型的人。
我會和A君講夢想寫作的事情,和B君講家庭的煩惱,和C君可能一直只談工作上的瑣事。
和重視不重視沒有關係,只是每個人適合講不同的話題而已。
正如講男朋友壞話,一定要和姊妹淘講一樣。

有時候,可能根本和性格無關,只是剛好找不著你,又遇見了另一個朋友。
在適當的時候說著適當的話而已。

記得某夜外出回家,碰上了一個不怎麼見的好朋友。
大家聊了很多,我才知道最近她的生活過得不太順利,發生了很多事情。
回家後收到她的一個msg,說因為少見面,所以之前也沒有怎麼分享,遲點會多找我之類。(也許是怕我不高興或介意?)
我立刻就回說不要緊呀,要面對那些事情本身就很累吧。和別人訴說也很需要力氣,除非時時見面,否則誰還能提得起勁特地找誰由頭講到尾呢?有機會想說的時候說就好了,像這晚有緣碰見,大家交待一下近況我覺得很舒服啊。或者是甚麼時候需要幫忙,千萬不要客氣,隨時說呀。

人大了,面對的事情複雜了。
常常三言兩語也講不清,有些時候可能也只想自己靜靜面對和消化。
與小時候不一樣,大家經歷相同的事情,每日返學就會見面,一個眼神已經明瞭。
不可同日而語呀。

我覺得當我想說的時候你願意聽,當你找我的時候我願意出現,這樣已經很足夠。
就算男女朋友也一樣,不用甚麼都說甚麼都報告,說該說的話已經可以。

不用甚麼都和我說,因為那樣很累。
不用太多,剛剛好就夠。
人生那麼辛苦,我們就活得舒適一點吧。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