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是第一次見到自己哭一樣

好像是第一次見到自己哭一樣

我常常都做心理測驗,是測驗自己有沒有精神病的那一種。我甚麼測驗都做過,由抑鬱症到過度活躍症,為的就是為自己乖僻的個性作一個全面的分析。為甚麼,為甚麼我會如此這般。

最近才發現這是無中生有,沒有病都迫到有病的一種強迫症(笑)。

想起法國電影<天使愛美麗>開首,就說在雙風車咖啡廳裏賣煙的Georgette總說自己身患奇難雜症,今天是坐骨神經痛,改天就是偏頭痛。

在香港的時候,也有這樣的,好多人去看醫生,人人都有鼻敏感,個個都吃中藥調理身體。

我不知道,我開始懷疑是不是我們潛意識都不知道自己心理生理在幹甚麼了,所以給自己的不安加上疾病的名字。睡不好的頭痛就是migraine,打個噴嚏就是流行性感冒。

這一年我的精神狀態不是很好,一年過後我回想覺得自己可能曾經抑鬱。可是我沒有去看醫生(也不是不支持病向淺中醫的說法),而是努力的觀察自己。我把自己的警覺性調至最高,我留意自己的思想,也留意自己傷心時的表現。往往我一哭,我就轉念觀察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見到自己哭一樣。

這樣做有點像把自己當成白老鼠一樣,可是觀察自己的過程十分有趣,慢慢我愈來愈了解自己,甚麼時候會突然傷感起來,看到甚麼電影情節會燥動心靈之類的,吃甚麼東西會令自己全心快樂等等。(讀者們現在應該明白為甚麼米多莉總是覺得自己有點怪怪的,可能會這樣做的人都是有點怪怪的。)

Anyways,在自我觀察的途中遇上了一本書叫做<當下的力量> (The Power of Now),內容竟然也是講到人要觀察自己的腦袋,就會發現許多煩惱都是虛構的(illusion),是我們過度活躍的大腦不停重複思考一件事(overthinking)。我也是有點領悟力的好不好,搞不成我也是個靈性大師(笑)。

好像有一個人擔心考試,考試是在十天之後,但那個人現在便開始緊張起來,然後一直在幻想考試那天的災難,不論是忘了帶准考證,遲到,巴士出事故﹑原子筆沒墨水。然後他花了許多時間在擔心這些事,人變得愈來愈緊張和沮喪,最後溫書效率變差,睡得不好。十天後,就算帶齊了准考證﹑沒遲到﹑沒出事故,原子筆有墨,還是考得不好。Guess why!

Voila。

在我開始做很多心理測驗想知道自己為甚麼不快樂的那一刻,我的problems便真正開始,我真正的進入憂鬱,因為我相信我自己有問題,憂心忡忡,週完復始,愈來愈憂鬱。

一個月開始,我決定不再覺得自己有憂鬱,不再覺得自己有問題。這不是死撐﹑強裝堅強的生活,而是集中精神在觀察自己的腦袋,集中精神在幹手上在幹的事。不論是打坐冥想﹑寫字﹑瑜珈,還是刷牙﹑上廁所﹑洗衫,我都是全神貫注地做。

忽然我發現自己甚麼憂鬱都沒有了。

當然,寫到這裏我還沒有跟大家說甚麼事令到我感到憂傷。是有一兩件特別的事,但這些事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解決,in fact,現在甚麼可以做的事也沒有,故此,我學習把不能以行動解決的事拋諸腦後,認真做現在可以做的事,尤其是做好事,包括每天的工作,友好的對待陌生人,關心家人朋友之類的,我發現,那些「一兩件特別麻煩的事」也真的不再是屬於我的事。

我不再控制,我活在當下,結果我不必再做任何「心理測驗」也不必醫師檢定本人有沒有抑鬱症,就在倫敦愈來愈早出現的斜陽下,輕鬆的回家,睡一個飽飽的覺去。

PS 重點不是覺得自己沒有問題,而是把重點轉移到現在這一刻裏去。希望大家真的覺得身心靈不舒服,不要誤會上文的意思,及早就醫。但在就醫的過程中,嘗試觀察一下自己,可能會有有趣的大發現大領悟也不一定哦。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直抒胸臆,隨筆愛情、工作、生活,細訴我這條魚乾老少女在倫敦奮鬥的點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