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的麥當勞

屬於我的麥當勞

小學的時候,每年只有在新年才能獲准吃一餐麥當勞。
因為昂貴,更多的大概是熱氣。
我從小就喜歡吃麥樂雞餐,特別愛那甜酸醬,連薯條也是配著吃,醬汁往往不剩一點。
新年期待著拿利是,著新衫,接著的就是吃麥當勞。
在M記舉行生日會是我童年時小小的一個夢,和當香港小姐齊名。

中學的時候,麥當勞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幻之地,取而代之是一眾零用不寬裕的窮學生的聚集地。
團契後繼續開心share、晚飯後三五知己還想聊天、一大班朋友在深宵時段玩card game……我們都會選在M記。
無數個夜晚,都是Eason的「讓午夜喝采,日與夜照開」和後來的「I’m lovin’ it」陪伴著我們。
一不留神,會以為自己到了哪裡的年輕人專屬之地。

大學的時候,漸漸減少了吃麥當勞的次數。
麥當勞成了劣食的代名詞,想要吃漢堡還有更多選擇比如Mos Burger、Tripo O或Ruby Tuesday。
那些年聽得最多有關麥當勞的話題也許是麥難民或黑心肉事件。
我們不再流連麥當勞,改去漂亮的Café、去Hall、打邊爐、韓燒或放題。
只有在稍為拮据又吃厭了頹飯時,麥當勞才成了不二之選。
而在麥當勞舉行生日會則成了捉弄別人以及麥當勞姐姐的玩笑。

返工以後,吃麥當勞的次數更少了。
人大了,本能地抗拒熱氣食物,連最愛的可樂也盡量戒掉。
雖然如此,麥當勞卻像成了心癮。
久不久,總會想要吃上一餐。
和金錢無關,和食物質素也無關,只是單純地闊別一段日子後,就會想起,於是又會去買我最喜歡的麥樂雞餐。
雖然,現在,它已多了個別名叫金拱門。

好的小店值得我們支持,但這些連鎖店盛載了我整個青春。
有時候到了某處不熟悉的地方,只要有麥當勞的存在,都會叫我安心起來。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