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需要有空腹的感覺

我需要有空腹的感覺

不記得甚麼時候開始了不吃早餐的習慣。

很久以前,當我還是豆丁,返學是由哥哥護送我和姐姐的時候,我們總是用$3買個腸仔包,一邊走路一邊吃著上學去。
我記得那時的天很藍,陽光很曬,而腸仔包很美味。
日復日我都吃著腸仔包,從不覺得膩。

曾經,我也有著吃早餐的習慣。
在甚麼時候丟失掉了呢。

是為著慳錢所以不吃嗎?
是因為中學不再經麵包鋪而放棄了嗎?
抑或那年我懲罰自己不准過得好從此以後再建立不起吃早餐這回事呢?

開始工作以後,辦公室有著吃早餐的文化。
同事嚷著不吃早餐不健康,也說著我太瘦必須要多吃的關係,漸漸我又開始了再吃早餐。
還是吃得下,甚至吃得多。
但總覺得有哪裡不太妥。

返工九時多吃早餐,午膳是一點至兩點,晚飯多為七至八時。
很正常的用膳時間,並沒有甚麼不好,只是不知道為甚麼我有種不停在吃的錯覺。
這樣講也許不太好,但一日吃足三餐的我那時覺得自己有點像豬,生活好像充滿著食物。
我因而覺得異常疲累。

沒有再捱餓,也沒有胃痛,因為剛好在餓之前肚子已經得著食物。
腹裹了,卻不覺得滿足。
反倒有一種空虛。
於是慢慢我又不再吃早餐了,如此感覺自己才活了過來。

空腹令我安心,也讓我的頭腦清醒。
我感受到自己的胃裡空空如也,如此當它被填滿之時,我才能分辯出兩者有何分別。
我很需要感受自己。

偶爾我會想自己也許是個帶點毀滅性的人,不是說不希望自己過得安好或幸福,只是有時不得不藉著飢餓或疼痛,才能有活著的感覺。
嘛,一直覺得自己不太健全,也早已放棄做個健全的人。
有些傷痕注定會滯留一生。
不礙著別人的話,懷抱著各種各樣奇怪的習性也無傷大雅吧。
我是這樣想的。

image : Bogi Fabian, La malattia dell’anima, 2010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