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我們嚮往的「體育精神」

那些我們嚮往的「體育精神」

體育精神是一種很模糊的東西。

小時後在學校內的陸運會, 來來去去哪幾個「有練過」的同學,在場上發光發熱,仿如明星。然而八條線的跑道上,總有一兩個被社監半推半就推上跑道的同學,在眾目睽睽之下慘敗。短途賽還好,大不了幾分鐘的難受。那些千五米之類的長途賽,整整十幾分鐘,冠軍的同學已經衝線,跑最後的同學卻還在後面,落後了不止一圈,跑得橫隔膜抽痛面色發青,在全校師生面前一個人捱完最後一圈。痛苦與尷尬都要承受,因為這樣才有「體育精神」。

不過我們都知道,年青的純愛到後來還是會變得功利。體育精神也是一樣。

每年在渣打馬拉松,在半程之後的救護站裡,總有幾個貌似精英的跑手退賽。甚至在2017年的波士頓馬拉松,在歷年以來最壞天氣的情況下,眾多冠軍級精英都退賽了,退賽比率更加高達六成。話說,對職業選手而言,贏不了獎金的賽事,還不如中途退賽保留實力,以備再戰。

嗯。

現代社會,贏不了就止蝕,合情合理。我們也不曾想過要去怪責棄賽的跑手沒有體育精神。雖然,那一位拚著半條人命完成千五米的同學著實很可憐,因為我們長大之後發現,體育精神原來很有彈性,那位同學最後的一圈也真是白捱了。

最近,日本實業團跑手飯田怜,在驛傳比賽中因傷倒下,卻爬了近300米去交棒給隊友的一段片段熱傳。大家對這種流血都要完成比賽的行為大表感動之際,也有些人對這種不顧自己身體傷害也要繼續比賽的感覺不以為然。「體育精神」又再次成為討論話題。

是什麼比賽如此重要,即使爬得手腳都是鮮血都要完成?對驛傳這種賽制有所認識的話,就會知道這跟所謂「體育精神」並無關係。平常的個人賽,運動員要是受傷了,鬥心再強也只得乖乖退賽。偏偏在驛傳這種接力賽,團體的利益遠在個人之上。「 一個人累全隊」 的壓力下,當下一刻自會置自己的安全於度外,即使玉石俱焚也要爬到接棒區交棒。

要說裁判為什麼沒有終止上田怜跑手繼續比賽? 在那短短的幾分鐘之間,看著跑手帶著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的眼神正掙扎到接棒區,要作出終止比賽這個裁決,沒有說的那麼輕易*。結果跑手繼續爬,裁判繼續旁觀,電視機旁的觀眾就現場觀看這一幕,熱血得甚至有點荒謬的drama,再然後經互聯網,傳遍其他社交媒體,令更多不知就裏的觀眾,熱血沸騰地說這很有「體育精神」。

可能,這是因為一般觀眾心底裏都嚮往戲劇英雄。《Slam Dunk》 裡的櫻木花道,在對山王的比賽中撞傷腰部,之後還是忍著劇痛要完成比賽。「我人生最輝煌的時候,就是現在了。」 如此魯莽的舉動,卻是我們津津樂道,最難忘的對白之一。如櫻花一樣在盛況中殞落,多麼浪漫。

沒有啦,現代的體育,精神是不要玩命。留得青山在,總可以擇日再戰。安全地勝利最重要, 不會勉強要捱完全程,或者搞得傷上加傷。我只希望沒有那麼雙重標準,對精英寬容之餘,可以不必強調那些舊款的「體育精神」,勉強落後的同學跑完最後一圈就好了。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時間長河中的驚鴻一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