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屍升降機

喪屍升降機

看了一套意大利電影,英文名叫《The End?》,中文譯名叫《活屍電梯》,香港可能沒有上映。這戲的橋段有點像屍殺列車,又有點The Walking Dead,超低成本製作,看完後有些問題值得反思,又有些環境值得代入。

大概沒有太多人有興趣看這小眾電影,我亦不妨簡單介紹。故事很單線,意大利年輕商人回到辦公室開一個重要會議,在老舊的升降機裡遇到情婦更即場調戲,情婦不領情更大力抓他的下體(女人真狠),然後情婦到了六樓就步出電梯,剩下按着下體很痛的男土角在電梯內。

故事講述男主角是個出軌的男人,但很愛老婆。電梯徐徐上升,正當他以為快要到達目標樓層後,電梯卻故障了,卡在樓層之間。他起初很和善地按對講機要求維修,因這電梯上個月才壞過,就如港鐵那樣,讓人習慣了它的壞。維修了一段時間也沒有完成,男主角眼看快到會議時間,然後手機又神奇地收到訊號,唯有致電秘書要求拖延會議,他正困Lift會盡快出來。

不對路,維修電梯的人沒有回去,坐在控制室的人也不知道情況為何。男主角氣急敗壞,不停講意大利文粗口,可惜我一句也聽不懂,只覺得比起英文粗口那種單調,意文粗口情感及發音上較豐富,縱然字幕只是不停出現他媽的,幹你之流的應付式作業。

既然是喪屍電影,那一定有喪屍出場啦。沒有懸念,男主角用力拉開電梯門企圖爬出去,不知是幸運還是倒楣,電梯只開了大約五分一就卡住了,內裡的人出不去,外間的人也進不來。

然後當他強行鑽出去時,當然就有一隻喪屍來嚇一嚇他。害他立刻縮回電梯內,喪屍只能伸手進去,空間剛好將他的身體拒諸門外,就那樣嘩嘩嘩地傻叫。男主角驚慌失措,不停打電話到外界,看到新聞,才知受到不明病毒感染,大部分人變了喪屍(如屍殺列車那種,成本問題,造型製作略嫌簡陋)。

男主角不理喪屍在傻叫,只管打電話叫老婆小心,這時電影想帶出末日下親情或愛情的重要,可惜我完全感受不到那種情懷。後來一個又一個親人和朋友遇害,畫面沒有交代,一直停留在一個電梯場景中,只有男主角。

在一輪驚恐後,他意識到自己身處的空間其實最安全,因電梯外,有同事變了喪屍,有的去咬其他同事,令其他同事又變喪屍,間歇性會來到電梯前嘩兩下,然後男主角很勇武地取下電梯內的不銹鋼扶手作武器,既變態又痛快地狂插那些要闖進電梯內的死人頭(真正死人頭),插到鮮血直噴,男主角的俊臉都有着鮮血,但他有一樽水可以洗臉,確保形象

場景還是停留在電梯內,他發覺同事一個個被他插死,內心有一點內疚,雖然平時都有些神憎鬼厭的傢伙,此刻變了喪屍再插死,心底裡可能是暗爽都不定。後來發展到有一型格警察力戰外面的喪屍,更協助男主角重啟電梯逃生,警察有一枝散彈槍和一枝手槍,把手槍交給男主角,三兩下就變成神槍手,瞄準喪屍喪爆頭。

這電影告訴我們,在電梯內近距離開槍會耳鳴,但在危急情況下,就算用散彈槍連開幾下都不會被震死。那個警察按劇情發展,最後被喪屍咬了,卻在最後時刻從電梯頂裡爬進電梯內,與男主角共勉之,男主角還讓他抽了人生最後的一枝煙。

那感覺都不太感人,可能太麻甩,也沒有什麼情感可言,警察變了喪屍後更被男主角一槍打中額頭喪命。由故事開始的普通西裝友,到後來進化成戰士,場景九成以上都只有一個,電梯內。

到最後,男主角當然爬了出電梯,走到公司的大門前,才發現屍橫遍野。有一個死剩種要來咬他,他毫不猶疑開槍,卻發現沒有子彈,不過他狠狠的用腳把那隻喪屍踩爆頭,過程中不失型格。

男主角走出公司,才出現第三個場景,真的很感恩,但這場景只交代了幾分鐘,就複製了屍殺列車的結局,有軍人在遠方監視,原本狙擊手想殺了男主角,後來才發覺他會舉手示意,證明自己不是喪屍,那就逃出生天,成為少數生還者。

電影如導讀般寫了出來,大約只有九十分鐘,九成以上是男主角的獨腳戲,他樣子不差,演技也不浮誇,將喪屍與升降機聯在一起,還是有點創新,也沒有太多反駁之處。

只是覺得,如果有一日,我們被困在電梯內,外界又是喪屍的話,相信很多人(特別是香港人)都寧願躲在電梯內任由入進不來的喪屍嘩嘩叫,也不會花半點力去插他個死人頭。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文字就像鹹魚和白菜,各有所愛。當你不肯定自己喜歡鹹魚或者白菜的時候,可以嘗試兩樣都愛。這兒的字可能像鹹魚味那樣久久不散,有時就如白菜那樣平平淡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