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買了20對 earphone

她買了20對 earphone

欸,我問你,如果你在車上遇到一個不帶earphone在打機、播歌或睇片的人,你會怎麼樣?
覺的很滋擾對不對?會狂皺眉頭對不對?很想殺了他對不對?

那麼,你會怎麼做呢?

有人可能會佯裝不知,忍一忍就算;有人可能會選擇自己塞上另一對earphone,掩耳躲進另一個世界便算。
再進取勇敢一點的人,可能會拍一拍對方,請他有點公德心,顧及他人,好心熄掉喇叭。
但我有個朋友,她默默上淘寶訂了20對earphone,每對大概$1-$2。

「我決定以後只要遇到呢啲人,我就送一對earphone俾佢地。我明架,出街無帶earphone又好想睇劇或者聽歌,好辛苦架嘛,有時真係會忍唔住。但我又真係好想可以安靜抖下,所以我決定以後遇到呢啲人,我唔會叫停佢地,我會送對earphone俾佢地。」

我大笑。

「痴線架妳,我真係好鍾意妳!咁妳有無成功送過出去?」

「我有次又遇到個人係咁,咁我就拍一拍佢,話送對earphone俾佢,點知嗰個人好驚,係咁話唔使唔使,我話新架喎,無用過架,佢都猛話唔使。之後我見佢成程車無再打機,唔單止咁,佢直程連部電話都無再拎過出嚟。」

我笑到眼淚就快流出來:「佢一定以為妳個腦有問題或者有企圖,妳係咪一直講嘅時候仲微笑望住人?」

「梗係啦,我呢啲有禮貌嘅人嚟架嘛。」
「佢一定驚到痴左線,以為遇到個傻婆。」
「我充滿善意架囉,簡直覺得呢個係一大善舉,希望可以多啲人效法我。每人多行一步,世界更美好呀。」(P.S. 朋友話佢派咗三次都送唔出啲earphone。如果你有興趣,佢可以送啲俾你派出去😂有興趣聯絡我佢話包郵寄俾你。)
「我諗佢只會記得妳一直對住佢笑,笑到佢心都慌。Btw,妳有無試過對earphone,係咪真係work架?」
「明明我咁好心。有呀,我拆過一對嚟試架,聽到聲架。」
「咁啲聲靚唔靚?」
「我覺得唔記得戴earphone出街又無公德心嘅人係無權講享受架。」

後來我們去了朗豪坊Starbucks,我們選擇了商場外的露天座位就坐。
那裡雖然露天,卻是禁煙區。
大大隻字不同地方皆寫著禁煙,但還是一個又一個人像文盲般拿起煙來吸。
我的朋友一次又一次去跟那些人說:「唔好意思,呢度係非吸煙區嚟,唔該你可唔可以唔好喺度食?會滋擾到其他人。」

有些人後來走了,有個阿叔本來不打算理會她,但她一直微笑站在身旁,阿叔勉強說:「我食埋呢枝唔食。」
一般人在這裡大概就此打住吧,畢竟一人讓一步也算是給彼此留個下台階,但我的朋友還是說:「呢度真係唔可以吸煙。」
最後阿叔悻悻然按熄剛點好的香煙,就那樣悶坐了一會離去了。

朋友說自己由細到大都有點社交障礙,她就是缺根筋,不太懂得看別人的眉頭眼額(和我剛好相反),有時候也拿捏不好社交禮儀,得罪了人而不自知(直到別人後來明目張膽地針鋒相對,她才後知後覺),例子像我從前寫過小學的她為了向同學證明鉛筆的筆芯是沒有毒的而咬下了筆芯(笑死我)。

但這一晚,我覺得她超級型。

「妳好犀利,唔驚尷尬咩?」
「我提佢地咋嘛!好有禮貌架我!」

我相信世上每一個人擁有著不同的特質都有其意義,我們並不需要或學習某一個榜樣而變得一模一樣,我們最多只需要掌握好自己的特點,稍為Modify一下,不要傷害到人或者太odd就可以了。

如果世界上每個人都怕得罪人,怕令別人不高興,都是「犧牲」自己成全別人,大概只會造就某些沒有公德心或自省能力的人為所欲為,變本加厲。
有時就是需要像我朋友一樣這樣敢言,不在意別人看法的人出現,才好叫那些厚臉皮的人也掛不住樣子,知道自己的行為是錯的,值得羞恥的,落荒而逃。

朋友,謝謝妳的不一樣帶給我們美好的生活(以及無窮的樂趣)。

洪麗芳 – Charis Hung

image : wirerealm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