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琴海愛

愛琴海愛

她睜開雙眼,原來眼前來了一個華裔男人,這個男人並不異樣吸引,只是喜歡說些無聊話,也許這種新鮮得來不易,只有二十歲出頭的她,第一次拍拖,就與這個男人一起,由出生地飛越萬里,跟這個男人回到香港,嫁給他。她是個希臘女孩,的確是看着愛琴海長大的,名字不是叫阿琴,卻有着一段值得記下來的愛戀。

那個到希臘帶回一個女孩然後成為他妻子的男人,是朋友G。以前一起在公司奮戰至深夜,也在麻將枱上一較高下,此刻看着他改頭換面,雖然我們的層次是不同了,都希望偶爾能夠聚聚舊,分享一下來自他的豐盛生活。希臘女孩與他,我猜是一見鍾情,也許希臘的浪漫氛圍,造就了許多段一見鍾情的戀情。

我們那晚在聚舊,G早前在社交網站已低調地公布,他娶了這個希臘女孩,而且也與他一起,在香港生活。這個不會太訝異,人生就是要些起伏和驚喜,相信G也是這樣想,我的確替他們高興,特別看到希臘女孩純熟地使用筷子時,已經預視到她很快會融入香港的生活,幸福美滿。

要一個人離鄉背井不容易,要一個女孩離開國家,與一個各自都只能用第二語言溝通的男人邂逅,更困難。只是,她的確做到了,至少下了那份勇氣,踏出了遠離愛琴海的一步。G臉紅紅地說着他們的故事,有很多都不可思議,例如他說一個人去歐洲旅行時,走在希臘街頭時,遇到她,就與她隨便聊聊,然後就彼此吸引,成為情侶。

好像只是過了數個星期,他們就決定了人生大事。那只是片面的話,內裡的故事千絲萬縷,也不用去揣測,此刻發生了的,就是G與希臘妻子坐在旺角的某家食店,二人都用筷子夾食物。

我大學畢業的時候,曾經有一段時間很想一個人去南美洲流浪,除了治療情傷,也自以為學了一年西班牙語,能夠勉強與當地人溝通。聽說阿根廷女孩特別熱情,對東方男子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火花。我喜歡南美洲的程度,令我把幻想的情節都寫在小說裡。

我的想法當然沒有實行,不然就改變了時空,也沒有了此刻的生活。可能人再大老一點,可以帶個小女兒和不如一起,去南美洲走走。那時候,即使遇到熱情的阿根廷女生,可能那份心境也驟然不同了。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文字就像鹹魚和白菜,各有所愛。當你不肯定自己喜歡鹹魚或者白菜的時候,可以嘗試兩樣都愛。這兒的字可能像鹹魚味那樣久久不散,有時就如白菜那樣平平淡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