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禁固、絕食、到打遊擊,學生仲有咩路可以行?

由禁固、絕食、到打遊擊,學生仲有咩路可以行?

Poly呢單嘢,好多人都只會單睇一個事件嚟判斷佢哋做錯啲咩,原因好簡單,因為大家都唔想用時間去消化事件,只會著眼「禁固」、「暴力」、「絕食」等字眼。Ok!

大家唔想去了解,我好明白,因為要講源頭我都唔知點講,分分鐘民主牆之前又有其他事令人覺得佢哋係抵死。咁我就同大家一樣,試下從單一個事件主觀咁去講下自己嘅感覺。

其實呢單嘢發展到打遊擊,用A4紙貼學校事件發生後,我即刻諗返起以前讀中學時發生嘅一件事。

話說嗰時我哋有個阿Sir,態度好差,有咩唔滿意就唔上堂,全班罰企,hea咗一堂去。如果大家有睇「那些年」,情況就有啲似佢哋幾個男人加埋沈佳儀俾人罰咁。

你知道佢係有問題,不過學校就係有強權無公理。有個男仔就對佢好不滿,之後被個阿Sir捉走咗佢,再串個男仔密密講,我諗當時嘅人,大概都會記得個阿Sir嘅嘴臉係幾衰樣。所以就係咁,被個男仔打咗一嘢(可能唔止)。之後就更係有處罰,佢班朋友就好唔順,就係好似Poly宜家咁,貼A4紙係學校外牆。

成件事,無得講,係個男仔做錯。咁事實上又係咪只要搵個主任去投訴個老師就無問題?個情況就好似前幾日新聞,中國上海有個維權女律師,被公民屈佢犯法,過程就係個公民發脾氣掉張証件去個女律師身上,佢好自然用手接,之後就屈佢搶証件,咁
之後更係被人玩足幾個鐘,太煽情嘅就唔講咁仔細。而佢老公都係維權律師,公安個邊都有同佢交待,想投訴佢哋會接納,但最後真係會處理好又、假做又好,個老公除咗呢個方法,仲可以做啲咩?

之後又令我諗起中國嗰個國際刑警代表失咗踪單嘢,咁我係咪應該相信,公民係真係會查返自己人?(係適當時候)

兜咗好大個圈,返返去自己中學單嘢,再套入去Poly單嘢到,好似都係學生做錯事咁,但再將呢個情況套入去上海單嘢到睇。真相好似無人會去理,只係在意表面嘅「暴力」發生咗係弱者身上,大家就好自然搶住去做判官。

咁到呢一刻,我自己最關心嘅只係,學生仲可以做啲可以去改變不平等嘅狀況?定係佢地本身開緊一個不平等條約?我想用嚟做借鏡,睇下人工島呢單嘢有無轉機,唔好俾人搶晒啲資源,又搶埋白海豚嘅屋企。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這個麻,是一個名為「十三郎寫作團隊」的組織,主要是各種靈魂的混合體,他們有各式各樣的創作,但都以文字為主,所以又稱為「多媒體廢作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