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罐子藥房事件簿:Chlorpheniramine事件

藥罐子藥房事件簿:Chlorpheniramine事件

最近一個婆婆,曲髮、細眼、尖臉、駝背、彎腰,手上拿著一包藥前來問藥房有沒有這種藥。  

哦,原來是Chlorpheniramine這種藥。

插播一下:  

Chlorpheniramine是一種抗組織胺(Antihistamine),主要在抗衡組織胺(Histamine),從而紓緩很多傷風、感冒、過敏的症狀,例如打噴嚏、鼻子痕癢、眼睛痕癢、流鼻水、流眼水,不過因為Chlorpheniramine較能進入大腦,影響中樞神經系統,所以較常會產生嗜睡的副作用。  

同時,傷風、感冒、過敏都是一些十分常見的小毛病,所以Chlorpheniramine是一種常用藥,藥房大多會有存貨,問題本來不大。  

問題是,你想得到、我想得到,難道藥廠會想不到嗎?


  對,所以Chlorpheniramine同時成為藥廠的寵兒,你做、我做、大家一齊做,從而湧現很多不同的牌子,大大增加這種藥的多樣性。  

實際上,一間藥房根本不可能集齊所有牌子,所以藥房經常會遇到這個難題……  

「唔……這個成分有是有,只是牌子不同而已,行不行?」  

沒想到,不消三秒鐘,這個婆婆便爽快答道:  

「行!行!行!只要是這種藥便無問題!」  

說真的,藥罐子倒是有幾分意外。  

如果問藥罐子的話,一般人未必肯轉藥,這便不用說,至於長者更加可能會帶著一種情意結配藥,大多只會以貌取人……不,不,不,應該是以貌取藥,未必能夠坦然接受「同藥不同樣」這個事實,所以大多未必肯轉藥。

  「過往配過好幾次都是這樣,配著配著我都習慣了……」  

哦,原來這個婆婆過往曾經轉過幾次藥,所以已經見怪不怪了。  於是藥罐子便跟這個婆婆轉了另一種牌子的藥。  

沒想到,這個婆婆接過這包藥後,隨即突然冒出這樣的一句話……  

「咦?為什麼不是黃色的?過往幾次都是黃色……我還以為今次都是黃色的……」  

對,這個婆婆原先帶過來的藥丸是黃色的,至於藥罐子配給她的藥丸則是粉紅色的。  

唔……既然是各自修行,百家自有百家的製法。這就是說,只要藥用成分相同,其他藥用輔料(Excipient)自然隨藥廠想怎樣便怎樣,悉隨尊便,例如色素。  

對,你用黃色,我用粉紅色,不行嗎?  

問題是,既然無所謂,那為什麼很多藥廠還是偏愛黃色呢?  哦,其中一個原因主要是Chlorpheniramine的專利藥本來便是黃色的!  

誠如上文所述,很多用藥者未必能夠接受「同藥不同樣」這個事實,所以一些藥廠往往會參考專利藥做藍本,盡量仿效專利藥,目的在減少用藥者心理上的抗拒,從而鼓勵用藥者接受自家品牌的非專利藥。  

於是你用黃色、我用黃色、大家用黃色,久而久之,黃色便自動成為Chlorpheniramine的主色並成為一種標記,然後人們自然便會逐步建立「Chlorpheniramine是黃色」這種第一形象,以後只要說到Chlorpheniramine,人們的腦海裡便會立刻聯想到黃色,便會看不到其他顏色。  

反過來,如果非專利藥的外觀跟專利藥相差太大的話,反而有點礙眼,還會構成一種無形的心理障礙,妨礙用藥者用藥。  

實際上,這個婆婆最後就是因為看不慣「Chlorpheniramine不是黃色」所以不肯轉藥,便拿回自己的藥慢慢離開藥房。  

唉……根據經驗,一般人始終還是不太習慣「同藥不同樣」這個事實,有時候,勸來勸去,最後還是不肯轉廠……  

所以個人覺得一個用藥者開始接受「同藥不同樣」固然可貴。要是這些用藥者還能夠抱持一種不拘泥、不執著的開放心態,不受大小、形狀、顏色這些色相羈絆,衝破這些心理關口,真正百分百接受「同藥不同樣」更加難能可貴。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