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變得如此美好

回憶變得如此美好

深秋十月的某日,倫敦四時已經天黑。米多莉因事剛好經過Euston,便散步至大學一年級時,剛搬來英國入住的宿舍。屈指一算,此去經年,內心一陣欷歔。

既因爲日月如梭而漸漸年老色衰(誇張了)而感到歲月催人,但同時陳年往事高速倒播︰某個下雪的夜晚潛進小公園導致長褲爆軚、去了學生派對後手提著高跟鞋挽著好友跑跳回家,回憶一一生動地在眼前浮現。這邊是初夏考試溫書的圖書館,那邊是天天上學﹑風一吹就令人耳痛的喧鬧大道。多年過後,除了那間星巴克已關門,一切竟然還是老樣子。

我無法駕馭爆發在心中的千愁萬緒,逐坐在宿舍門前的石級默然淌淚,令進出宿舍的學生心生恐懼。

事出必有因,那天剛好散步宿舍門前,給了我很大的啟發。

原來我們的記憶有很多個層面,有時只會想起上週末旅行的快活事,有時再想遠一點,就像是過去一年左右為工作博盡老命的可憐,有時候則飄流至遠方的童年。視乎當下一刻的心情,有人想起快樂的過去而津津樂道,也有人一生因為痛苦的回憶而活在悲傷和頹廢當中。

我在宿舍外讓刺骨的寒風吹打我的臉龐,我熱淚盈眶,因為來到倫敦至今的年月,我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事實︰我現在活得很好,而且一年比一年好。假如我只看到我去年因為工作而受到的打擊,那我就會忘記當年上大學連英語都講得半桶水的慘況;如果我覺得自己賺的錢不夠多,那我必然忘記了那年排隊等拿免費午餐再上圖書館打工的窮態。不至是這些,我的身體健康了,我與父母關係好了,我熱愛生命。

但這些始終不是重點。重點是,當我驀然回首時,我很感恩我走過這些路,我並沒有從頭來過的意願,我接受了朔造今天的我的一切。我學會愛自己了,甚至不需要別人的肯定。單是如此,I know I am doing well.

回憶不是大家想像中的那麼中肯,有時候我們活得精彩快樂卻選擇只記著悲傷;有時候我們大難臨頭,卻只在乎某一段甜美的日子。我們甚至不能選擇自己記得甚麼,因此回憶只是看待的一個角度。悲觀的人就算想起快樂的回憶也只會傷春悲秋;樂觀的人想起過往的慘事卻覺得如釋重負。過去發生的事件雖是事實,那我們的性格取決了我們記得的事;我們的有色眼鏡又決定了我們如何看待回憶。

只有接受(acceptance),回憶才會變得瑰麗,生命才會顯得璀璨。

Wow,好深奧地道理,好玄妙的腦袋。

PS 不要問我這是在那裏寫的,我不會告訴你這是我在Euston附近某酒店邊喝著Aviation邊寫的。要知道,米多莉竟然是個可以去酒店酒吧,然後不管酒單,亂點自己愛喝的東西的年紀了。淡紫色的Aviation,剛好代表了我回憶的顏色。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直抒胸臆,隨筆愛情、工作、生活,細訴我這條魚乾老少女在倫敦奮鬥的點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