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他去旅行

她和他去旅行
他們分手的時候,遺下了一段來不及兌現的日本旅行,沒有到訪那間咖啡店。

朋友S最近去完日本旅行,目前還是單身的她,跟一個中學相識至今的男性朋友去,只有兩個人。男性朋友剛失戀不久,然後S聲稱這趟旅行,是陪伴他的悼念之行,悼念他剛逝去而又有點不捨的愛情。

聽過許多男女之間純友誼的故事,很多時候都是其中一方極醜,或者其中一方是同性戀,不然再好的兄弟,聽說男方若有機會和女兄弟單獨去旅行時,都會偷偷帶(不是戴)一個安全套,不知原因為何。

她陪這個男性朋友去旅行,七日之久,未知是否睡在同一個酒店房間裡,只是覺得我未有過這種體驗,基本上往後的人生也不會有。故此,聽到S這種特別旅行時,也會開一個框框,隨便幻想一下。

S一點兒也不醜,略施脂粉已經亮眼非常,而且性格很討好,可以與任何人成為朋友,不一定是藍皮膚那個。她的愛情也許不如意,大概大多原因是男方不具慧眼,錯過了她,也給她機會尋覓更好的。

能夠陪伴一個男性好友去一次日本旅行,聽他訴說逝去的愛情故事,而且陪他走一次他想與前度走一次卻兌換不了的行程。表面看來,S的任務只是個排球,就像《Cast Away》裡的Wilson那樣,男生走到那兒,都有S陪伴在則,任他自艾自怨,任他口裡心裡都是前度。

其實,旅程的細節我都不會知道,可能根本沒有以上的情節。S陪着男生去旅行,朝夕相對的,每一頓飯都有機會交流,眼神或靈魂。有時候咬下一口和牛時,想起的人未必是前度,而是會偷偷地看看坐在對面的那個她的表情,看她是否也覺得這和牛是美味的,和她一起進餐,並沒有浪費漂亮的環境。

男生曾經和前度相約去一間咖啡店,喝一杯咖啡,哪怕要等四十五分鐘,穿過陌生的大街小巷。這一趟悼念之行,他的確找到了那間咖啡店,而且還買了一杯心儀的咖啡,有着漂亮的拉花。他沒有坐下來享用,而是買了外賣,聽說他用相機為這咖啡拍了很多張照片,最後把咖啡喝光後,沒有丟棄外賣咖啡杯,而是把它洗得乾乾淨淨,珍而重之地放進背囊,帶回香港。

這都是從S口中得知的,她只是透過文字和我分享,無法探究她的感受。也許這男生的確只是當S是排球,這趟旅行感謝她陪伴在則,感謝她陪他完成未能與前度走完的路。

然後,是不是與前度畫上句號,再看看眼前這個排球,趁她未飄走的時候,好好的捉着她,好好的帶她走一次,屬於他和她的旅行之路。

P.S.
若有看過《Cast Away》的話,男人失去了排球並回到現實世界找回妻子,但妻子卻以為他死了而另結新歡。如果當初,他就決定和排球一生一世的話,也許他會更幸福。

註:相片由S提供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文字就像鹹魚和白菜,各有所愛。當你不肯定自己喜歡鹹魚或者白菜的時候,可以嘗試兩樣都愛。這兒的字可能像鹹魚味那樣久久不散,有時就如白菜那樣平平淡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