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藥都要帶 Google Translate?

買藥都要帶 Google Translate?

早陣子,上午時分,一個年約四、五十歲的中國籍男子,技安身材,案發當日身穿一件藍色恤衫、一條啡色西褲、一對啡色皮鞋,左手戴著一款金色腕錶,腋下夾著一個棕色長錢包,前來藥房打算配藥。

這個男子聲稱自己母親的過敏性鼻炎(Allergic Rhinitis)最近又開始發作,經常不斷流鼻水、打噴嚏,還有一點鼻塞,剛剛途徑藥房,便前來打算跟母親配藥。

首先暫時姑且撇開中醫不說,在西醫上,難聽一點說,過敏性鼻炎暫時還可以說是一種「不治之症」。這就是說,只能醫治,不能根治。

所以「預防勝於治療」永遠是王道,簡單說,便是「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具體一點說,便是盡量避免接觸致敏原。沒有致敏原,自然便沒有導火線觸發過敏性鼻炎。

至於說到用藥,不論是抗組織胺(Antihistamine)、血管收縮劑(Decongestant)、類固醇、肥大細胞穩定劑(Mast-cell Stabilizer),主要在紓緩症狀或者預防復發。

所以這時候的重點是針對相關的症狀配藥,簡單說,便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聽罷,藥罐子便挑了一盒藥出來並建議他的母親服這種藥。

這種藥裡面含有兩種成分,雙管齊下,兩路夾擊,同時能夠紓緩鼻水、鼻塞這兩種症狀。

好,坦白從寬,裡面的成分其實分別是Cetirizine、Pseudoephedrine。

插播一下:

Cetirizine是一種抗組織胺,顧名思義,主要透過抗衡組織胺(Histamine)紓緩一些過敏性鼻炎的症狀,例如打噴嚏、鼻子痕癢、眼睛痕癢、流鼻水、流眼水。

遺憾的是,雖然抗組織胺能夠紓緩過敏性鼻炎的大部分症狀,不過偏偏就是不能有效通鼻塞,所以還需要找外援。

至於Pseudoephedrine則是一種血管收縮劑,顧名思義,主要透過收縮血管紓緩鼻塞,用來彌補抗組織胺的不足。

這名男子接過這盒藥後,隨後便打開包裝盒,然後用兩根手指,如同一把鉗子一樣夾出裡面這張說明書出來,接著用雙手攤開這張說明書,如同看報紙一樣,不過不消十秒便將這張說明書撒在玻璃櫃台上,問:

「你們還有沒有其他藥?」

這時候,藥罐子自信答道:

「唔……這種藥已經不錯,到底有什麼問題呢?」

藥罐子強調自己絕對不是故意刁難這名男子,奈何說到主動配藥,根據個人過往的慘痛經歷,你給他一種藥,好,很好,十分好,天下太平,不過你已經給他一種藥,然後中途又給他其他藥……

其他東西,藥罐子倒是不知道,不過說到藥,人便可能會頓時患上「選擇困難症」,反而可能會挑不到藥。挑不到,便可能會不挑了。所以最後的結果往往可能是……

「唔……我回去再想想,下次再過來買……」

再說,如果不明就裡的話,你叫我拿其他藥出來,試問我又可以拿什麼藥出來呢?

實際上,這名男子一直保持緘默,沒有解釋背後的原因……

一會兒後,他終於支支吾吾開腔答道:

「其實……我母親看不懂英文,一定不會服這種藥……」

哦,原來如此。

唔……對,綜觀這盒藥,裡面的說明書全是英文,簡單說,便是「雞腸,全部都係雞腸。」至於說到盒面,僅僅只有牌子名、藥物分類(監督售賣藥物)、警告字句(注意:服食過量有危險)、服用方法(服用藥物時,請送服整粒藥片;切勿將藥片掰開或咀嚼服用)是中文,而且還是中英對照。

這時候,如果看不懂說明書的話,信不信任便成為服不服藥的關鍵,不過信任偏偏就是需要時間慢慢建立。再怎麼好的藥,人家不信,一切還是枉然的。

既然如此,藥罐子隨後便拿了另一款同成分的盒裝藥出來,然後攤開裡面的說明書並指著上面「效用」一欄,跟這個男子說道:

「這種藥跟剛剛那種藥的成分完全一模一樣,看……『舒緩季節及過敏性鼻炎,包括鼻塞、噴嚏、流涕、鼻癢及流淚等。』這樣子,應該沒問題嗎?」

可是上天總是喜歡捉弄人,天意弄人,此之謂也。

唉……當你以為解決了一個問題後,殊不知,原來還有另一個問題……

「其實你們到底有沒有中藥?」

……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