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點醫院:請患者不要死在走廊上

雙點醫院:請患者不要死在走廊上

上個禮拜,我下載了自己期待已久的雙點醫院。平日做開前線卒仔,如今有機會一嚐Admin滋味,自然教我滿心歡喜。經過數次經營失敗後,我終於形成一套自己的經營哲學:

首先,除去治療項目外,我的醫院一概借鑬古巴醫療系統,所有零食、飲料和雜誌都免費,診斷部門的診療費也降價成一般收費的十份之一。低廉的收費與精美的贈品保證院內患者心情良好,不會拒付治療費用。至於毛利最大的治療項目則一概調整成兩倍,保證醫院收入。

其次,我深明人材的重要,及謹慎擴張的美德。先求有再求好是大忌:我情願讓患者等候直至醫院聘得合適人材,也不會輕易擴大規模,馬上處理患者卻換來低質的醫療服務。例如說,當病房大排長龍時,我不會直接加床,而是在先聘得、或是培育出擅長病房管理的護士後,才增加病床。當醫生因缺乏X光機而無法確診時,我不會馬上購入X光機,而是先確保醫院擁有專精診斷的放射科醫生後才建立X光機。我也會多聘幾位工作人員,一方面保證他們的休息時間,因為精力充沛的工作人員比平日工作更有效率(加10%的治療與診斷技能);一方面保證他們有足夠時間進修。

可想而知,這套謹慎的打法雖然很Specific,足以確保每位病人獲得高質素的醫療服務,卻非常不Sensitive,令許多病人無法被確診。這方面我自有對策:我會定期巡查,找出快死了、或是患了我不懂治療的病的患者,查出來便手動送他們回家。運用這套哲學,我總是能建設出完美的醫院,月收入達五萬,每位員工都休息充足,充沛的進修機會令醫院裹滿地都是顧問醫生與護士長;走廊上一塵不染,種滿植物,沒有任何一間診療室大排長龍,每位前來求醫的患者都能在短時間內得到診治。

或許唯一的缺點只剩下聲譽。我的聲譽一直是零,助手提醒我,這是因為我的收費太貴了。敢情是求診期間一直心情良好的患者直到自己被成功治癒後接到天價帳單,才發現自己被劏到成頸血,出院後越想越不對勁,在坊間唱衰我的醫院吧。但聲譽不好又怎麼呢?我可不在意。即使聲譽是零,我也一直沒缺過病人。

在資產累積到二百萬那天,我決定為治療項目大幅降價,一方面是為了回饋社會,另一方面是為了滿足通關要求。價格下降後,聲譽果然穩步上揚。正當我得意揚揚地等待那張通知我破關的信紙飛來時,前台忽然傳來紅色警報!原來大量患者前來聲譽日隆的本院求診,前台一時忙不過來。這個簡單。我馬上加蓋櫃台,多聘幾位助理,輕輕鬆鬆解決這場危機。

沒想到前台剛將大批患者順利分流,最前線的家庭醫學科又失守了。患者群經過前台後,流向下一站家庭醫學科;家庭醫學科診所數量不變,自然無法消化大量患者,成為下一個淪陷區。我謹守謹慎擴張的金科玉律,馬上聘來兩位實習醫生,派他們去Train Family Medicine,打算待他們學成歸來後才加設家庭醫學診所。

然而他們尚在學時,診所前的人龍已眼看著越來越長,患者的生命值也越燒越短。沒關係,反正老娘有的是錢!我手持二百萬現金,再次點擊人力市場,這回專注於尋找學有所成的顧問醫生。然而外來的醫生畢竟不是自己培養的,未必有自己想要的人材;我想要Fam Med顧問,偏偏市面上只有放射科醫生。看到他等級高、經驗夠的份兒上,就禮聘他回來吧!總能頂個Fam Med Trainee用吧!

我請了他回來,加開一間家庭醫學科診所。人龍稍稍緩解了一點,從八變成七。後來我才發現,我只是把問題往後推:請回來的醫生雖然經驗豐富,卻不是家醫專業,無法有效斷症,得求助其他檢測方法。結果其他診斷項目,如踏板心電圖、X光、抽血室前開始大排長龍,我一時間培養不出專職診斷的醫護,又得求諸人力市場,結果往往求不回自己渴望的人材。低效率的診療過程令醫護人員必須得重覆工作,本來充裕的人力變得緊拙,人們必須加班,令他們變得疲累,疲累又使他們效率更低,形成惡情循環。

這時醫院已經開始崩潰了。無盡的病人湧過來,我根本趕不及送他們回家。四處均大排長龍,低效的診斷過程使病人得不斷往返於家醫科和診斷部門間,重覆GP、專科、睇報告、GP、專科、睇報告的循環;好些病人等不到毛利高的治療項目,就直接死在走廊上,自然無法付帳;縱使有幸撐到治療,他們付出的低廉價錢也只夠攤分成本,根本沒辦法讓我賺錢。

院內人流大增,清潔工根本忙不過來。機器經多番使用後早已冒煙,他們來不及整修;馬桶都塞住了,他們來不及通;人們先是往垃圾桶內扔垃圾,後來垃圾桶滿了也沒人清,他們便直接扔在地上。醫院內衞生太差,成為病菌的溫床,流行腸胃炎爆發,遍地都是中人欲吐的嘔吐物,卻沒有人清理,反而引起更多人嘔吐。長廊上的玫瑰花都枯萎了,自然沒有人理會。

收入大減固然是問題,雪上加霜的是人事支出也大幅增加:理聘回來的專材雖派不上用場,人工卻與等級掛鉤,讓我每個月都入不敷出。為了精簡開支,我往設備和人事兩方面同步開刀。院內的植物都丟了去堆填區,反正也沒人澆。高等級的工友炒了魷魚,換回低薪的工讀生。Research醫生和研究部門一炒一賣,管他的R&D,先維持收支平衡再說。

院內成了沙漠,讓所有人心情更糟;髒亂的環境使患者吐得更多,死得更快。儘管環境如斯惡劣,這家醫院仍因其低廉的收費而吸引大量病人,人們湧進這所醫院,為它的髒亂而噁心,然後用嘔吐物讓它變得更髒亂,最終死在這裹,化為永存的鬼魂。我一直嘗試力挽狂瀾,直至最終我眼見二百萬的家敗散盡,化成纍纍負債;醫院已從因牟取暴利而名聲不佳的優雅醫院淪為聲譽卓著、鬼影棟棟的人間煉獄;每間房間前都大排長龍,患者卻依舊湧入滿佈嘔吐物的醫院一如迎接宿命般赴死時,我才終於承認腐敗的壞疽已經蔓延太廣,地獄裹頭再也找不出不是地獄的東西,經營醫院嘅嘢,我真係,看不透

註:「腐敗的壞疽已經蔓延太廣」引用自《看不見的城市》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