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甜

嗜甜

那天買了一杯黑糖珍珠奶茶,很甜。不是愛情那種甜,而是糖水及化學物混成的甜,甜得有點奇怪,有點不像食物或者飲料,是種滿足虛榮心的產物。只是有點不明白,為何喝一杯珍珠奶茶就如地位提升了,或者存在感增加了,抑或只是羊群效應,自欺欺人的做法。

從前的我嗜甜程度算高,一杯熱奶茶會放兩至三羹糖,滿滿的,有時還覺得不夠甜,再加一些錬奶。也會吃很甜的芝士蛋糕,或者很甜的忌廉蛋糕,中秋節會一個人吃掉一個雙黃白蓮蓉,總之是無甜不歡。很喜歡看電視劇,看到漂亮的女主角吃一口甜品後笑得很甜美,然後我就很想去吃一口那種甜品,即使沒法子遇到女主角那種漂亮的女生。

人長大後,也會偶爾喝一杯珍珠奶茶,但總是要少甜。熱奶茶的話,要先嚐一口沒有糖的奶茶,再按當天的心情而決定加多少糖,兩至三羹已成絕話,現在最多只會加一羹,有時心事重重時,會免糖一喝而盡。

其實奶茶不苦,年紀愈大,愈能接受那種苦味,老土一點說,那是體驗人生。小孩子不愛吃苦瓜,總認為苦瓜是作弄人的食物,小時有個願望就是要世上的苦瓜永遠消失。此刻我卻會喜歡吃苦瓜,若處理得好的話,苦瓜不但不苦,而且還能嚐到那份甘甜,即使煮出苦味,咬下去合上眼睛,苦味會像人生的暗淡那樣慢慢在舌頭中淡去。

聽到有內地品牌的連鎖飲料店進軍香港,甫開首家分店,就有數百人排隊想飲「頭啖茶」,有朋友分享出來,被人直斥那些排隊的人是「上狗」(不能打粗口)。

當我們幾乎每天都在痛斥那個國度都是黑心食物和人造飲料云云之時,卻有為數不少的人會願意用至少一小時去買一杯動輒超過三十元的甜飲,聽說頭位那個凌晨五時就起程了,還真的是個嗜甜的傢伙。

當然,世界的潮流都在被引導着,嗜甜不知何時成為了一種潮流。每一杯飲品的原裝味道,甜度大概是一杯熱奶茶加四至五羹糖,年輕時喝不了,變老以後承受不了,而相當於一個早餐的價錢喝掉以後,其實也不會有飽肚的感覺。

我想起很久以前的《流星花園》,從不吃甜品的花澤類,也會因為有點想引起女主角注意,也買了一份蛋糕。也許排頭位的那個人,也只不過是借花敬佛,把甜味帶給心儀的人,把嗜甜的指控分散,也令他看來沒那樣「上狗」。

吸血鬼嗜血,年輕人嗜甜,這個比喻有點奇怪,卻有着一個畫面,有些年輕人(或扮作年輕人)將甜飲變得如生命必須品,若有一天不喝,就會像吸血鬼那樣心癢癢,要用盡手段去得到那份甜。

 

Photo: 元氣網- 聯合報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文字就像鹹魚和白菜,各有所愛。當你不肯定自己喜歡鹹魚或者白菜的時候,可以嘗試兩樣都愛。這兒的字可能像鹹魚味那樣久久不散,有時就如白菜那樣平平淡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