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辦法不干預妳的生命

我沒有辦法不干預妳的生命

人生其中一樣我最討厭的事情是:干預別人的生命。

K 說我很有趣,他說我有很多原則與底線,卻從不把這些放到其他人身上,甚至可說我對他人毫不關心。
「每個人都有自己要走嘅路,佢哋知道自己做緊咩,為自己負責就可以了。」
我總是這樣說。
我並不太明白有些人咬牙切齒希望別人少碰一點釘或依從自己想法而行是怎麼一回事,大概就像他們不明白我到底為什麼可以如此冷漠。

我只是在想,我又不是神,我怎麼知道甚麼叫好,怎麼知道要如何做才是最適合呢?
就算一樣的處境一樣的選擇,但因為人不同了或其他因素改變了,結果就可以很不一樣呀。
所以我憑甚麼去替別人作主呢。
我不介意講我的看法,但我討厭干預別人的生命,就像我討厭別人對我指手畫腳一樣。

但最近,我也不得不做起這樣的事情來。

可能大家都知道,我有一個患有思覺失調的姐姐,但你可能不知道由於早發病的關係,她雖然將近30歲,卻和一個高小學生無異。
簡單的事情尚可處理,只要所有東西都routine地進行,我們並不需要為她費心。
如上,大家也知道我有個患有焦慮和疑病症的母親,隔一段時間會發癲,但你可能不知道她正常的時候在我看來也很匪夷所思。
她竟藉同事介紹了一個內地男人給姐姐。

我不是歧視內地人,也不是要否定姐姐有機會得到真愛。
但一個正常人相睇會選擇像我姐姐這樣連照顧自己也有點勉強的人嗎?
你說先認識了再愛上,我還覺得講得通。
但相睇,娶一個需要付上時間心機明顯只有你照顧她的女人?
除了別有企圖,我想不出還有甚麼可能。

無法阻止母親的瘋狂,終於他們還是見了面。
母親總是想把姐姐嫁出去,覺得這樣就最好,生了小孩不懂教養也不要緊,對方會照顧。
Are you kidding me?
好死不死,姐姐竟然蠻喜歡那個男人。
喜歡到後來媽媽只是說了句:「如果第時個男人唔要你點算?」
她已接近崩潰,瘋狂尖叫哭喊拉扯自己的頭髮,還打了媽媽一拳。

媽媽這時才覺得害怕,才知道有些事情並不一定能由她掌握(事實上這樣的情況瀕瀕出現,這個女人為什麼總學不乖?!)
前兩天我們一家和那男人一家吃飯。
男人正正常常,完全看不出他對姐姐抱有愛戀之情,或想親近她,也想不到他有甚麼理由非選我姐姐不可。
我也猜不透是甚麼樣的母親會介紹自己的兒子娶這樣的女人。
除非,他們圖的是另一些東西,比如一張屬於香港人的身份證。

「你覺得點?」
「件事唔太正常,其實我哋連個男人係咪真係個阿姨嘅仔都唔知。」

和另一個朋友講起,他說:「我個腦諗咗好多可能性,但無一個係有好嘅結局。」

我覺得只要有腦的人都會知道這件事很有問題。
我覺得相睇沒有問題,但相睇第一日就以男女朋友相稱?!
我姐姐是小朋友我可以接受,但你一個三十幾歲的男人也這樣做就不太對勁了呀。
顯然有目的呀。
而且我認為假結婚已是最輕微的壞狀況,要是他家暴我姐姐,虐待她,拿她洩慾甚至要她接客,都令人不寒而慄。

我花了一個下午,軟硬兼施終於說服到媽媽這事有問題,擱置那個「年幾兩年好結婚」的計劃。
根本她自己心底也知道有問題只是嫁女心切不願承認。
愚蠢的女人,有些時候我真的很恨她。

我第一次覺得無論如何,我都要阻止這件事情發生,必須要阻止這件事發生。
當你的家人沒有能力保護自己的時候,剩下的人就責無旁貸。

我想起了某年去那些康復者家屬自助小組之類,有個媽媽說她會管女兒的錢,女兒要用錢必須要先問她,不這樣做的話她女兒會把所有錢都用光,她這樣做都是為了她好。
那個時候我覺得她女兒很慘啊,廿幾歲人也沒有權利決定如何用錢,需知道有時我們用錢也會用在沒有益或不合理的地方,但因為開心,因為錢是我的,所以很OK呀。
另一方面,我也很明白她女兒沒有自制能力,有時候必須靠外力加以控制,否則後果堪虞。

我就處於那種矛盾的狀態,一直定奪不了那位媽媽的做法究竟對不對。

一如我現在,我並沒有覺得姐姐不能有戀愛自由。
但我也確實在阻止她戀愛,並且我會阻止到底,即使她知道後可能會恨我。

背負別人的生命真的很重,但有時候你不得不這樣做。
還願事情可以順利。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