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心事對賭

拿心事對賭

長街的一個街角,
日間,它是一間幼兒園。
近晚上的黃昏開始,
它其中一個房間,設下賭局。

為何一間幼兒園晚上會有賭局呢?
誰又會來對賭?
不熟悉這個地方的人,
無不對於這個地方感到驚奇和錯愕。
不過,熟悉的人就會來這個賭局。

黃昏是轉變的時間。
放學後,幼兒離開,
留守的,只有老師和校工。
最後握鎖匙的,
不是那些帶著疲累身軀的老師,
而是一個壞脾氣的校工。

雖然,校工在眾人的口中,
從來都不是這麼壞形象的人,
但壞脾氣只會在眾人離開之後,
都會發作。
沒有人的時候發點脾氣,
都沒有什麼大不了,對嗎?

晚上的賭局,隨著校工的脾氣,
陽光漸退、黃昏漸過的時候,
在幼兒園的一個小房間開始。

除校工之外,
有一個人在慣常的時間,
用慣常的姿態開了房門,
慣常的拉了張椅子。
把手放在其中一張紙卡上,
說:
時間到了,開始好嗎?

校工慣常沒有說什麼,
坐在桌子的另一邊,
將手放在紙卡上,
示意可以開始。

他們將手放在紙卡上,
閉目了幾秒,把紙卡一翻。
之後,
那個人看了桌子幾秒,又閉目靜下幾秒,
開眼後就起身離開了。
原來,賭局結束了。

說來都沒一分鐘的時間,
究竟發生了什麼呢?

原來他們把手放在紙卡上,
紙卡慢慢就染了色。
紙卡上出現一個數字,加上中間有一個圖案。
跟撲克牌一樣,
誰的數字比較大,誰就勝了。

紙卡圖案出現的一刻,
校工的紙卡現出了一個咒怨般的人樣。
紙卡雖然只有圖案,
但無聲彷有聲,
他的心聲幾乎都在這張紙卡上說出來。
是那些無人的時候,
那些無聲的髒話。
是「那個我們幾乎講髒口」的時刻,
心中說出的話。

另一邊,
那個熟悉的人的紙卡,
紙卡現出一隻耳朵的圖案。
從圖案看出什麼呢?

除了圖案,
校工的紙卡現出了一個數字,
一個用來爭勝的數字。
但另一邊,耳朵的紙卡沒有數字。

分勝負的話,
一張滿佈咒怨、求個勝負的紙卡,
總勝過一張只有聆聽的耳朵,沒有勝負數字的紙卡。

原來,他們拿心事來對賭。

輸了的人,
心事留在桌上。
人就離開賭局的房間,

雖然每晚第一局的勝負都是一樣,
但這個慣常來的人,都會來先輸上一局。
把每一晚的賭局開一個頭,
在牌堆中留下一張只有聆聽的耳朵,
沒有勝負數字的紙卡,
好叫後來的人可以抽到這張卡。

 

Photos: http://www.todayifoundout.com/index.php/2016/04/time-professional-gambler-turned-50-40-million-promptly-lost/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不連貫的想法:每一段文字可以是片面、矛盾和不連貫,但存在於我的腦海之中。Step aside:To step sideways to make a space for someone else。尋求一點改變的空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