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金鐘地鐵站車廂內的人

給金鐘地鐵站車廂內的人

這是My Little Airport一首歌曲的名字。
被流行曲養大的我從前不太懂得欣賞他們的歌。
他們的曲風我不喜歡,他們的唱腔我甚至不知道是不是可以介定為唱歌。
我知道他們的歌曲很有意思,但僅止於此。
世上有意思的事情可以有很多呀(當然沒有意思的更多就是了)。

直至因爲K,愛屋及烏的關係,我再好好聽一下他們。
就這樣,陷入在他們的音樂當中,後來還去了他們的音樂會。
他們的音樂很有魅力,因為有靈魂,因為有內容。

在香港上班的朋友,對於地鐵有幾擠逼都感同身受吧。
腦海出現的是黑壓壓的人頭,高峰時期是那種就算車急停你也不必擔心會倒下的情況——根本沒有空間讓你跌倒。
幾乎是人貼著人。
金鐘作為一個轉車站,情況只有更恐怖。

阿P把觀察寫成了一首歌。

〈給金鐘地鐵站車廂內的人〉

「曾經 你都是夾在月台上的人
當時 你覺得入了車廂內的人 有責任盡量前行

如今 你經已是進入了車廂內的人
但你 忘記了四班車之前 你的月台人身份

機會來了 你變更 你不再為後面的人諗
曾經你是月台上有理想的人 對月台人充滿憐憫

金鐘地鐵站車廂內的人 為什麼你們不行入d 呢?
你們曾經都是夾在月台上的人 曾經都希望前面的人行入d
但光陰似箭 日月如梭 時移勢易
等咗四班車之後 你們的機會來了
入了車廂 你們就不再行入d
歷史不會原諒你們 渣滓!
你們曾經是夾在月台上有理想的人
理想是什麼? 人們說 理想是在彼岸
但你知道理想就是迫前面d 人行入d 入d 再行入d

改變在入車門時發生 你發覺搭兩個站無謂入咁深
所以站近門邊諗住容易d走人 不再前行為他人犧牲
這事每日也發生」

當然,我們都知道,說的不只是候車上車這回事。

人類為什麼會這樣呢。
曾經我們都充滿理想,我們以為現在到達不了理想,是因為我們沒有權,沒有錢,沒有地位,可等我們有了,理想似乎比起往日更遙遠。
證據是曾經滿腔熱情的人上了位,但我們的世界依然沒有太大改變。
所以我們唯一可以做的並不是等待,而是在我們靈魂腐爛之前做到幾多就幾多。
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個高度會帶領你望見甚麼樣的風景,又會如何改變你的心情。
所以趁著還有理想,還記得在月台上的心情,在你踏入車廂那刻就該盡量行入啲,入啲再入啲,在自己還未想起搭一兩個站就會下車之前,你企入啲就成功讓更多人進入車廂。

歷史上總會不時有人質疑藝術的價值。
我抗爭嘅時候你喺度唱歌?!
雖然大家都贊揚魯迅先生棄醫從文。
歸根究底,是因為人把藝術與行動置在對立面上。
事實上藝術一直都盛載生活,由生活所出,兩者該相輔相成。
若有創作者或旁觀者將其分開……這是不該發生的。

如果大家在唱「背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那會怕有一天只你共我。」時不是散去,而是衝前,Beyond的歌大概就不會淪為笑柄。
說到底,出問題的不是藝術,還是人呀。

因為阿P這首〈給金鐘地鐵站車廂內的人〉,我現在每次搭地鐵無論搭多久,都會盡量站到車廂內的裡面。

 

Photos: YouTube (My Little Airport)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