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我們都能老成不同的樣子

願我們都能老成不同的樣子

早前和朋友打算到嘉頓山看日落。

厭倦了行街睇戲食飯的我們,去郊區遠足需要從長計議,想踩單車才發現有人不懂,於是行嘉頓山這類偽文青活動最適合我們這些追求懶特別又不想感到太辛苦的都市人。

一行五人浩浩蕩蕩出發 — — 原來沒有人知道起點在哪裡。
走了一段冤枉路後,只好轉而詢問路人。
一位老伯為我們指點迷津,見我們一臉懵懂,於是說:「跟我來,我也順路。」

沿途我們幾個一直打鬧,互相mean大家。
伯伯一直沈默不語,只靜靜走在我們前面。
中間友人曾問:「伯伯你係咪仲帶緊我地行?我地係咪要跟住你?」
實在我們是有點迷惘,不知道伯伯會否忘記了我們的存在,只是在向自己的目的地出發。
伯伯沒有出聲,只點了點頭。
於是我們又再跟緊一點。

直到在某個分叉路,友人要去買水,伯伯再指了指前面,我們就分道揚鑣。伯伯好像連一句「拜拜」都沒有和我們說,就瀟灑地走了。

印象中老人家都多言,又喜歡話當年。
最愛教訓後生細仔應要怎樣怎樣。
真的,幾乎遇見的老人家清一色都這樣,似乎被寂寞折磨得荒了,只要一逮著機會就說個不停,以致我差點忘記了,老人家是一個族群,更是活生生一個又一個的人,他們不是倒模出來的,有喜歡講話的人,自然也有擅於沈默的人。

像我們一樣,他們都是獨特的。

我們愛用廢青自嘲,厲害的人、平凡的人通通都加入廢青行列,甚至愈出色的人自稱廢青的力道愈大,好使這樣的標籤失去效用,同時諷刺標籤者的無知。
但我們同時卻也創造出廢老這樣的標籤。
事實是,廢從來與年齡毋關,只與個別人士有關。

我們都曾年輕過,我們也將會步入老年。
我們會是站在金鐘月台上候車的人,終有一天我們也會成為逼進車廂內的乘客。
但你能否仍是你,而不是被模糊了的一群。
那是我們需要努力的事情。

2018將過,我不是個喜歡計劃將來的人,拒絕想得太遠,只願在每個當下都活得自在、無悔,以致有一天當我們老去,我們仍然喜歡自己,仍然喜歡生命,仍然為自己感到驕傲。
願我們於未來仍擁有笑容,坦然掛在臉上。

 

Photo: Video Blocks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