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過度解讀別人的意思

不要過度解讀別人的意思

中三的時候,在社際話劇中,我曾擔任過女主角。
是甚麼樣的故事,甚麼樣的角色,早已模糊掉。
只記得那時我仍是個發光發熱的學生,但內心其實自卑得很。
盲頭烏蠅地忙,因爲設法想要證明自己的價值。

當你需要努力證明一件事,只證明了你並沒有擁有那件事。

靚女不需要證明自己美麗,富豪也不需要證明自己有錢,是就會有目共睹,談不上證明不證明,只有像我心底裡其實並不覺得自己有價值才會拼命想要證明。
於是當某日你的另一半對你說:「你點證明你愛我?」並不是他或她在無理取鬧。
這是一個警號,說明著你的愛並沒有到達或至少讓對方感到心安的程度。

那次畫劇我還拿了最佳女主角,實在不記得自己演了甚麼,也一直沒有人盛讚我的表演細胞,故且就當是天時、地利、人和的結果,我也沒有從此踏上演藝之路,所以這一切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畫劇中我遇上了一個姐姐。
當年她就讀中六,對於所有低年級的同學來說,高年級的同學頭頂都有著光環,很耀眼,而這個姐姐,還很漂亮。

有一次排完戲後,我和她一同步行到地鐵站。
「我覺得你企喺台度有啲黯淡。」
我愕然,慢慢垂下頭。
「我自己都知,其實我無嗰種台上嘅魅力,無令人會有眼前一亮嘅感覺。」
姐姐轉頭望向我,表情強烈表達著一副黑人問號的感覺。
「我話你個妝呀,你個妝。講乜鬼魅力。你喺台好charm囉好無。你俾心機啲tim呀,慶功宴靠你㗎喇。」
我的臉火辣辣,想搵個窿捐。

臨別前,姐姐還和我說了一件改變我日後人生的大事:「你幾時可以唔再剪呢個頭?剪到兩邊碎哂後面又留長做乜?留返長佢ok?留返長會靚女啲。」
那一刻,我就像夏娃吃了禁果,眼睛突然明亮了。
才意識到原來這樣不好看。
當時應該鬼掩眼,不知道為什麼覺得那個剪碎的自己好有型。
從此以後,我正正經經剪短就剪短,留長就留長,沒有再這樣不倫不類。
直到十幾年後的現在,偶爾還是會有朋友嘲笑我那個髮型。
我都會說他們沒良心,覺得不好看竟不提醒我,害我一個人在FF。

長大以後,間中我還是會犯「過度解讀別人意思」這毛病,會諗錯隔離,但這樣還真的沒完沒了,很磨人。於是我開始學習,意思有點模糊時開口問:「你嘅意思係…?」,通常也會發覺原來我們誤解了別人。
畢竟是兩個不同的大腦,意思不同不是很正常嗎?

當然有時也的確有些弦外之音,如果對方一直顧左右而言他,你應該醒水,已經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了吧。
要是真的不明白,糊塗人自然有糊塗人的快樂,並不需要太介懷別人的想法。對方不直說,就當沒有這一回事好了,又不是他肚內的蟲,為什麼非要理解呢?
What you see what you get,這樣活著才乾爽一點吧。

 

Photo: PNG Mart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