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李屍朝鮮》:利用聞風喪膽的喪屍劇情,諷刺當代韓國政治問題

韓劇《李屍朝鮮》:利用聞風喪膽的喪屍劇情,諷刺當代韓國政治問題

人類進行的藝術創作總對鬼魅、靈異的世界充滿無限想像,亞洲對殭屍、女鬼有著細緻的描繪;歐美最具標誌性的恐怖題材,必定包括吸血鬼、喪屍、小丑、怪獸等。不過隨著全球化下,不少題材都不在局限於自身地區,而是交錯混合地引用。《李屍朝鮮》或許是東西融合的最佳例子 — — 利用西方的喪屍,融入古代朝鮮的歷史背景之中,還要借古諷今,絕對是值得一看的作品。

作家金銀姬寫下不少出色作品,如劇集《Signal》、電視電影《無限商社-危機的社員》、《幽靈》等,這次果然沒有令我失望。這次同樣交出了她的拿手好戲 — — 精細的懸疑佈局,還有持續令人震驚及引人入勝的懸念,甚至有希望快點出第二季的感受(劇集留下的伏筆實在太多,但為了不劇透太多,所以這篇文章不會就伏筆作出分析)劇集亦成功透過音樂及演員表現營造恐怖氛圍,令劇集的恐怖質素大大增高。不少殺戮鏡頭的逼真程度,絕對不是韓國傳統電視台能表現的尺度。

若要追溯韓國以「喪屍」為題材的影視作品,其實只是寥寥可數。,若要談到最初的一部喪屍片,就是1980年由導演康範九執導的電影《怪屍》;其後已是2006年由金正民(音譯)執導的電影《黑森林》,由李鐘赫及蘇怡賢主演;2007年的一部電影《GP 506》沒有直接以喪屍作為題材,而是講述與喪屍相似的傳染病擴散的災難。基本上,韓國的喪屍作品的確不算多,但由風靡全球的《屍殺列車》還有玄彬及張東健的電影《猖獗(屍殺帝國)》,《李屍朝鮮》中喪屍的形象亦比起昔日韓國的影視作品更逼真更噁心,當大量喪屍迎向人群,疾馳的畫面比《屍殺列車》更陰森可怕,不禁令人屏息。

雖說此劇的時代背景是在李氏朝鮮,但由於是虛構的關係,故只是架空歷史作聯想出來的喪屍作品。不過從多個在皇宮發生的陰謀起,就知道劇中的背景是吏治敗壞、皇帝昏庸的時代,王室發生的權力鬥爭無日無之,柳承龍飾演的,是皇后的父親,以一個外戚的身份不斷干預管治,甚至利用生死草令皇帝錯變喪屍,形成權力真空的局面。外戚專權在各地的歷史時常發生,但《李屍朝鮮》中所描述的外戚之禍更真實更赤裸裸,不但送書生或宮女被喪屍皇帝食用,更因喪屍病毒有蔓延風險而封鎖疫城,讓百姓自生自滅,同時更安排皇后垂廉聽政,野心之大令人寒心。外戚的專權,再加上官員的愚昧荒淫,活生生演繹了「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社會局面。作家在剖析人性方面亦是拿手,將兩方面階級鬥爭作出適當的平衡,除了有皇宮內朝廷官員與皇室之外,還有平民與地方官員。

當中的政治隱喻其實相當明顯,皇帝淪為傀儡的同時,外戚任意把持朝政,導致吏治敗壞,民生蕭條,自然讓人聯想到2016年尾爆出的前總統朴槿惠親信干政門,同樣也是政治動盪、民心不穩的時代。在外裁專權的亂世下,平民只能過行屍走肉、處處受限制及剝削的生活,猶如現代受保守派執政時,自由被箝制的社會生活。作家很有心思地將王世子(朱智勛飾)描寫成正義的化身。本身王世子生活在溫室內,固然予人有「何不食肉糜」式離地形象,但劇中刻意描繪他如何經歷民間疾苦的歷練,變成為民設想,尋回政治理性的人民領袖,無疑是一種對現今從政人士的叮嚀 — — 不要離地行事,社會政策必先以民為先,設身處地思考利弊。

《李屍朝鮮》看似是恐怖為主的喪屍劇,實質政治隱喻多多,金銀姬作家早於2015年的劇集《Signal》就以多宗80–90年代發生的疑案來諷刺當時政府處理不當,並以三位主角追查真相的熱心,來叮囑世人不要讓疑案的發生合理化。這次金銀姬作家再次交出高水準的作品,希望第二季能繼續高質,繼續帶給觀眾視覺的震撼,同時有發人深省的政治及社會批判。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