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eBye 社交平台條尾

ByeBye 社交平台條尾

整個月沒有更新,是因為我把我的面書﹑IG都刪掉了。刪掉了差不多一個月,連去紐約的那幾天,除了在米多莉的臉書頁發了一張照片跟大家說不好意思又沒有新文章以外,完全沒有上過這些Apps。

你問我的感覺怎麼樣?哈哈,爽死了。

2007年開的臉書,2012年開的IG,還有其他有的沒有的,我們被這些apps耗盡了精力。最難以致信的,其實是這些KOL的照片和文章已經攻陷了我們的潛意識(subconsciousness),我們已經不知道甚麼是真誠(authenticity)了。幾乎沒有一個人po的,是一個真實的狀況。

先不要說美圖秀秀這些假東西,就是一餐飯,那張照片那個caption那些hashtags,都已經沒有說明了那一餐飯吃的是滋味與否。我知道,有好多美酒佳餚的背後,同桌人根本是各自玩電話﹑有些親戚互相說著刻薄的話;有些旅行,去了只是為了打卡,然後問她覺得某地方怎麼樣,他不知道因為拍下那張照片後,他埋首編輯自己的IG Story,沒有留意窗外的風景。

有個同事被挖角了,為了面子,在臉書上Po上自己坐商務艙公幹的照片,又香檳又魚子醬,可是最後爆出工作太辛苦,身體垮了還有過度緊張症。有些婚禮在IG上好看,可是花費超支,整天換衣服新娘好累,完全沒有享受屬於自己和愛人的婚禮,最後餓的暈倒,又或是未結婚先吵架,成為歌斯拉新娘(Bridezilla)。

雖然不是所有照片背後都有隱藏的故事,但我們自古被「面子」兩字綑綁,今時今日更是二十四小時的社交平台賣肉哂命。

起初我想自己出了本書,要好好經營我的社交平台。後來我就發現每天就是食瞓屙,沒有甚麼glamorous的一面,扮米多莉好累。我不要面子,我只想坦誠無悔的生活。我不想出去吃個飯也要打扮好看,隨時隨地也要打卡拍照。

在紐約的那幾天,因為沒有打卡的必要,我反思了那些「必去打卡景點」是不是對於我來說,必定要去。我沒有很在乎Empire State Building有多iconic,也沒有太在乎MoMA這個美術會不會帶給我視覺震憾。我思前想後,我對紐約最深的印象可是Breakfast at Tiffany’s了。於是我去了第五大道的蒂芬尼打算買條鏈,一進去就忽然呼吸不來。消費主義的負面能量太強勁,於是我連跑帶跳逃出石屎森林,跑到中央公園租了架單車踩來踩去,這是我整個旅程最舒暢的時光。

臨走前坐了Staten渡輪去看自由神像,有一個來自台灣的大家庭浩浩蕩蕩的在觀光。我坐在窗前看水的流動,台灣媽媽好奇我這麼一個女子在年三十晚獨自在紐約出現,於是跟我搭訕。細聊之下,原來是兩個寶貝兒子在紐約紮根,請媽媽爸爸從台中來玩。那個媽媽只顧著與我聊天,兒子指著神像說要不要拍個照片,她都不太理會。

台灣媽媽心不在紐約,也沒有打卡的興致。慈母眼中只是想著兒子孝順,還有過年全家可以一起團圓,可以給孩子做頓飯。何等美事。

再見社交平台,我想學台灣媽媽自由的﹑充滿愛的,生活著。

 

Photo: Houston Defender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直抒胸臆,隨筆愛情、工作、生活,細訴我這條魚乾老少女在倫敦奮鬥的點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