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也是一個很不錯的狀態啊

「就這樣」也是一個很不錯的狀態啊

朋友約我外出,我說不了,心情不佳。
她問:「Wanna talk about it?」
我回說:「都無乜好talk,咪又係媽咪。」
隔了一會她再回應:「好絕望」

凝視著手機螢幕,我問自己:「你絕望嗎?」
不,我不絕望。
絕望如果是斷絕希望的話,這個狀態早已離我很遠。
會絕望的人是因爲心裡仍懷抱希望,即使那很微小,即使不願承認,但痛楚、憎恨、不甘,都一再說明著你還擁有希望。
而哀莫大於心死,關於母親這個人,我已經無感。
好的時候我不會喜歡,壞的時候我也默默接受。
雖然仍會生氣,有時甚至會接近失控,但我知道,那只是情緒,已經不再包含著更深層的東西。

關於母親那一塊,心臟已經烏黑而朽壞,再沒法復原,也不需要復原。

「我是一個成年人,聽不進心理諮詢了。我已經越過了心理諮詢所能觸及的程度。」 柯慈 《屈辱》

對於這兩句說話,有莫大的共鳴。
心太累的時候,會發覺肉體上的心臟也有一種悶悶的感覺,像石頭壓著的樣子。
已經甚麼都沒有所謂。
不想哭訴,不想傾談,也不會再埋怨,這些都很花費心力。
想起自己從十多歲走到二十七歲這十幾年,由苦苦掙扎到最後靜止不動,才發覺放棄是我的保命符。
不懂游泳的人還是先不要胡亂揮動,靜下來讓身體浮起才是正事。

所謂「時間是解決問題的良方」,並不是時候到了,問題就會迎刃而解。
而是時間久了,人都會找到方法令自己好過。
(當然,在那之前也許需要經歷一段悠長而痛苦的歲月就是了。)
比如失戀有人選擇寄情工作,被朋友出賣背叛的人選擇不再交心,被綁架或虐待的人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問題並沒有解決,但我們會慢慢找出適合而屬於自己的方式面對。
沒有對與不對,好與不好,只是想活下去而已。

如果問題不能解決,就只能並存。

但並不是太悲慘的事情,自來到世上開始,人生就是不斷增添和損耗,最終才長成了我們現在獨一無二的模樣。
是一件令人驕傲的事啊。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