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程巴士

一程巴士

有一段日子未曾單獨搭巴士了,那天坐上一架開往青衣的巴士,坐在最前排的左邊靠窗位置,巴士開動了,當窗外的風景正徐徐後退時,我突然感到身旁的空氣凝住了,不是巴士的冷氣故障,而是有人坐在我身旁。

曾經有人說過,通常搭巴士很快有人坐在身邊的人,都代表那個人很和善,或者叫有親和力,在別無他選的情況下,坐到我身邊的通常都是大叔,有時是煙味大叔,有時是酒味大叔,也有些時候是大嬸,會佔用多於一張座椅的大嬸。

那天坐在我身旁的陌生人,卻是一個散發淡淡香水味,長髮披肩,穿搭得宜的年輕女生。那是透過前方玻璃的倒影觀察到的,我沒有突兀地轉過頭去望她,也許這樣的一個陌生女生,對許多單獨乘車的男人而言,是一個小確幸。

她坐下後沒有挨近我,那當然代表她比較纖瘦,領教過許多大嬸及大叔的肢體佔領後,我每次都刻意貼近牆身而坐,通常留下的空間都會多於一個座位。女生估計二十歲出頭,乘車時沒有看手機,和我一樣看着車前無遮擋的風景,一路都很安靜,巴士停在燈位前,剛好天色的陰影令玻璃變得暗淡,這時隱約看到她的臉,的確和想像中相若,是個還算好看的女生。

無論大叔大嬸抑或女生,這些都是過客,在一程車後,就不可能再見,而且也不會留下印象。有時候,鄰座的人只會坐數分鐘,看到有座位騰空便會調位,當鄰座是大叔時,尤其體味較濃的大叔時,他主動離座會鬆一口氣。

然而,那天的年輕女生在巴士停燈再啟動後,慢慢站了起身,悄悄離開了座位。不知怎地,心裡有一種怪想法,難道是我有體臭,或者是我太醜,她一有空位就要急急離去。這種事,相信經常搭車遇到鄰座是年輕女生時的男人都會似曾相識,那不是巴士痴漢的想法,而是一種人之常情,當每天每次都與大叔同坐時,偶然的小確幸,的確會有一絲不捨。

後來,女生離座後,我透過玻璃的倒影看到她的背影,她沒有另擇他座,而是扶着扶手走落樓梯,巴士在一個車站停下了,過了大約數十秒,聽見巴士關門的提示音。

巴士再次啟動了,我身旁再沒有其他乘客坐下。不知道那個女生是到站離去,抑或只是走到下層坐下。但無論結果如何,那塊偶爾能看到她的臉的大玻璃,那之後騰空的巴士座位,成就了這久違巴士旅程一段比較不容易忘記的剪影。

 

Photo: www.nwstbus.com.h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文字就像鹹魚和白菜,各有所愛。當你不肯定自己喜歡鹹魚或者白菜的時候,可以嘗試兩樣都愛。這兒的字可能像鹹魚味那樣久久不散,有時就如白菜那樣平平淡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