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容的醫生

姓容的醫生

談起醫生,我最近三個月看了第五次醫生。也許是緣份問題,我決定轉一個醫生看看,看是否能根治我的氣管敏感引致無間斷咳嗽的惡耗。這名醫生也在同區的,當天到他的診所登記,然後等姑娘安排叫名,期間診所已坐滿待看病的人,有老有嫩,令我感受最深的,是診所裡病人對醫生的稱謂。

診所的病人裡有數位老人家,都顯得有點着急地等待着,姑娘解釋當日不是主診醫生當值,而是另一位醫生,都是姓容的。有位婆婆就着緊地問姑娘,「容醫喺邊啊,係咪病咗?」

姑娘溫柔地回答她:「容醫去咗老人院義診啊,今日由佢個仔,都係容醫生幫手睇症。」

婆婆答:「咁就好喇,以為容醫俾我地惹病埋。」

對話就此結束,對談之間看得出婆婆是常客,而且姑娘也細心回話,場面算是溫馨。不過,對於第一次去看病的我而言,這對話聽起來有種怪怪的感覺。也許醫生的姓氏讓人產生歧異,未知病人們有否這種感覺,應該只是我想太多,有時對食字太敏感,也未必是好事。

診所裡掛有一幅「再世華佗」的牌匾,可見該醫生深得病人愛戴及追崇。這事勾起我的回憶,以前有一套電視劇是描述三國時代傳奇名醫華佗的事跡,劇名就叫《醫神華佗》。當年的主題曲是《雨一直下》,由張宇主唱,這歌收錄在我車的播放名單裡,偶然會隨機抽中播放,通常都是下雨的時候,最近一次是朋友結婚時下起滂沱大雨。

醫神這字眼入木三分,當年只有十多歲的我相當沉迷這電視劇,到此刻仍記得林文龍飾演的華佗,有一幕為小童開腦,小童一直未醒,當他的家人以為他失救時,華佗卻拿出一隻鑊來炒麵,不消一會,聞到香味的小童就醒來稱肚子餓,原來只是麻醉藥藥力未過,華佗被村民追捧成醫神。

當年陳奕迅冒起不久,仍舊唱着名曲《天下無雙》及《幸福摩天輪》。陳的英文名為Eason,發音與醫神相近,曾經有同學想了一個天下無雙的爛笑話,就是問古代的醫神是華佗,那現代的醫神究竟是誰呢?

當有人回答是高永文或何大一時,故作聰明的那位同學總是一臉正經的搖頭否認,然後又一臉嚴肅再情深款款地將右手握成拳頭放到嘴邊,慢慢哼唱着「天荒地老 流連在摩天輪」。

然後,這同學會被人杯葛。

其實,姓氏與職業組合後出現可愛的情況也不少,例如姓施的司機,姓魯的老師,姓龔的公公等,有些時候這些人會順水推舟將這種特有稱呼親切化,如今日乘搭施司機的校車回校見到魯老師後,龔公公卻跑到學校來把飯盒帶給我。

可惜,我的姓氏平平淡淡的,永遠都只會淪落在淋花和淋草的境界,即使做到老師,也永不能變硬。

 

Photo: TurboSquid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文字就像鹹魚和白菜,各有所愛。當你不肯定自己喜歡鹹魚或者白菜的時候,可以嘗試兩樣都愛。這兒的字可能像鹹魚味那樣久久不散,有時就如白菜那樣平平淡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