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開心

我唔開心

功輔班中,有個小男孩我特別喜歡。
在別人都跑來跑去的時候,他總是靜靜坐一旁。
一雙圓圓的大眼睛掛在他稚氣的臉上,卻透露著點點憂鬱,彷彿埋藏了甚麼故事在裡面。
他很喜歡發呆,三個鐘頭的功輔班,他總是在最後一刻才完成功課——有時過了七時也還未做完,但我猜想他其實可以一早把所有功課做完,只要他動筆,那些功課其實很快就被他K.O.了 。
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樣,可能他自己也不知道。

很多人年輕的時候不都這樣?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但就是這樣率性而為。
到底不理三七二十一隨心而行快樂點,抑或抽絲剝繭最後理智落決定更覺滿足?
還真的說不清,只能說人人也有不同的特性,像我自己從小到大都是後者。

有一天他很晚才來到,垂頭喪氣走進課室。
「做咩咁嘅樣呀?」
「我今日好唔開心,其實我日日都唔開心,但係今日特別唔開心。」
我很驚訝,一個小男孩竟然對我說「日日都唔開心」?!
那不是太悲慘了嗎?

我不動聲色地問:「點解今日特別唔開心?」
「我今日被老師罰。」
「罰咩?」
「罰抄。」
「抄咩呀?」
「抄今日日期。我寫錯咗今年日期,2019年寫咗2018年,老師罰我抄100次。」
我脫口而出:「吓,而家先啱啱一月,寫錯好正常啫。」
他低下頭,悶悶不樂。

後來機構中其他同事也和他聊了一會,我們都覺得好無奈。
早已脫離小學的我們,已不太明白當中的思維邏輯。
在大人的世界裡,這種「寫錯日期」與其被說成是犯錯,倒不如說是每年都會拿來自嘲的小玩笑。
年頭的時候,誰沒有犯過一兩次這樣的糊塗呢?
在大人看來是可愛,小孩則要嚴懲和管教嗎?
我真的不明白。
或者現在的鞭策都是為了將來的發展?

小學時我把老師當神那般仰慕,後來長大後再回望,發覺有些老師真的很好,至今仍溫暖我心,其教誨亦一直影響著我的人生,可是有些還真的很不堪。

試過有個老師生氣得把某個同學的作業掉落地,咆哮著要他自己拾起。
到現在我還記得老師那個怒髮衝冠的樣子,非常猙獰。
同學仔當然有錯,但有沒有需要動怒到這樣呢?
愛之深責之切,還是單純為了出氣?抑或只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
(不過這個老師大部分的時候還是很不錯,但好幾次這樣的行為實在令我的心也顫抖。)

不知道你相不相信人和人之間有磁場?反正我信了。
小學時我和某幾個老師相性似乎很不合,也不知道為什麼。
總之感覺很不舒服,因為我是那種乖乖牌的學生,所以也沒有甚麼把柄被捉住就是了。
也許她們就恨我太乖?乖得有點不像小孩?
我承認她們的感覺也沒有錯,但我只是想保護自己而已。
她們連在讚我的時候也有滿滿的諷刺味,我很害怕。
她們的笑容令我心寒。
同一樣的我,某些老師卻會為我心痛,說:「我覺得你唔使背負咁多嘢,有需要可以搵我幫手㗎。」
所以還真的人夾人啊。

有一年來了個實習老師,她很斯文,不太hold得住場面,做慣班長的我於是怒吼一聲,同學就靜下來了,隊伍不再變得散亂,我望向她以為會得到稱讚或嘉許,但從她的臉上我看到苦惱及厭惡,當時我就覺得糟了,我似乎做了很不好的舉動。
我本來是為了幫她,但另一個角度看卻像落了她的面。
後來我變得很安靜,她也一直親近男班長,離別的時候雖然有送我小禮物,卻也是透過另一個同學給我。

回頭去望,我想我實在不是一個很討喜的學生。
不過我更討厭那些大人,一個小孩而已,何必和我這麼較真?
也不是說小孩就大哂,但小朋友真的腦囟都未生埋,而心卻特別敏感。
雖然說大人也只是年齡長了,心一樣可以很脆弱,很多事情都不懂。
但我們畢竟活得比小孩長呀,就不能多一點寬容,少一點計較嗎?

有些小孩真的很不可愛又討厭,但大部分人,確實能被後天改變,要不然小孩不會有父母的影子,老師不會被喻為作育英才。
那個如果你選擇了長留在小孩的身旁,希望你不要看輕自己,希望你能明白自己的重要性,希望你能對小孩多一點點愛。
要是不能,要不要考慮轉行?
要是不能,要不要考慮不要生小孩?

真的,孩子就是我們的倒影啊。
不開心的孩子也是。
孩子病了,孩子想自殺,孩子脾氣暴躁,都很能反映香港真實的狀況。
要說為什麼,因為他們不像我們想得那麼多那麼遠,他們就只是直接把接收的反映出來而已。
當然大人,也有很多不同的壓力,但要解決的話,方法多的是,而小孩絕對不是其中一個選項啊。

 

Photo: ABC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