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個談奇蹟的故事:Dumbo 小飛象

看一個談奇蹟的故事:Dumbo 小飛象

當我們談到奇蹟。

忘記了是什麼時候,
我們曾經看過《小飛象》,
只記得這是小時候的一個故事。
是一個Dumbo由不敢飛,到敢於去飛的故事。

回想以前的故事,
Dumbo由不敢飛,到敢去飛,
下面的是小丑,是人的恥笑,
背後是火,甚至牠都穿著誇張的服飾,
被畫上笑臉的化妝。
只是牠跳脫了那個火梯,
在小丑的頭上飛起來,
在馬戲團的布幕裏盤旋。
但牠始終被困馬戲團,
是在人前表演的Dumbo。

Tim Burton今次拍《小飛象》,
不同的是,
他給我們一隻飛越布幕的Dumbo。
一隻回到最初的森林的Dumbo。
有趣的是,
可能Dumbo能回到起初的起點,就是最大的奇蹟。

—– —– —– —–

Dumbo的出生,是害羞的,被當成奇怪的。
電影中它出生被一堆稻草包圍,
只露出一隻眼睛。
當牠被認出,被人見到牠的雙耳。
牠被當成羞恥。
甚至馬戲團團長聲言牠想要一隻大象,
一隻沒有大耳朵的小象。
但大象媽媽卻用水把牠沖洗,
用牠的的象鼻擁抱Dumbo。

Dumbo被當成一個奇怪的存在。
馬戲團裏把牠打扮成一個小娃娃,
把牠的大耳朵藏起來。
或將牠打扮成一個小丑,
升到高處去救火。
馬戲團收容奇怪的人,
但不懂得欣賞奇怪的人,
卻要把他們看為奇怪的東西表演出來。

只是,
一對小兄妹照顧Dumbo,
無意間發現Dumbo大耳朵的用途--飛。
本來奇怪的東西頓時不是奇怪,
倒是被Michael Keaton形容為Mystery的東西。

馬戲團的觀眾從前恥笑Dumbo,
因為他們不懂Dumbo的獨特。
但當他們發現Dumbo的美,
他們卻爭相入場要看Dumbo。

Dumbo一直沒有改變。
旁人的眼光如何改變,
牠都只是學習飛,慢慢習慣飛行。

—– —– —– —–

誰人都無法知道Dumbo會變成怎樣。
只是Dumbo要飛,卻變得越來越難。

第一次,是高台,是火;
後來,要換過更大的場地;
突然間,要背一個從前不認識的人去飛;
甚至,到真正表演,連安全網都沒有了。

Michael Keaton說,
他要將不可能變成可能。
就這樣套在Dumbo身上,
我們的成長又可嘗不是這樣呢?

—– —– —– —–

或許,Dumbo能夠飛,
能依仗的,就是那條別人遞給牠的白羽毛。
牠吸入羽毛,打個噴嚏就揚起大耳朵,滑翔幾周。

但當生Dumbo的媽媽,將要被殺時。
飛行表演又有甚麼用呢?
Dumbo是為了表演而飛嗎?肯定不是。
Dumbo很猶疑的站在高台上。

循著往例,
Eva Green騎上Dumbo,
遞給Dumbo一條羽毛。
但是一條跟之前稍為不同的羽毛,
一條黑色的羽毛。
Dumbo更猶疑的站在高台上。

但Eva Green說了一句:
「為了媽媽的原故,飛吧。」
Dumbo願意飛,
為了媽媽,那個誕生奇蹟的源頭。
牠乾脆飛出了布幕。

飛出布幕後,有甚麼等待Dumbo呢?
Tim Burton比較貪心的,
為我們留了一手:
假如Dumbo沒有羽毛,能飛嗎?
但劇情沒有甚麼懸疑的空間。
Dumbo被壞人追趕著,
下兩秒,牠就飛了起來。
原來Dumbo不需依仗羽毛。
只是牠的朋友、旁人一直以為牠需要而已。

—– —– —– —–

馬戲團外,哪裏是Dumbo的表演場地呢?
沒有一個可以盤旋幾周的布幕,
沒有喜愛看千奇百趣的觀眾,
Dumbo卸下化妝,卸下服裝,
就跟被救出的媽媽回到原初的起點--森林。

森林裏遇到自己的同族,
在瀑布前飛行,
似乎象群的目光沒有定睛在Dumbo身上,
一切看上去就很自然。
Dumbo衝過瀑布,享受水的沖刷,享受風的質感,
迴旋一周後就回到媽媽身旁。

在森林裏飛,既沒布幕,又無舞台,
Dumbo已經不需為了表演去飛。
那麼,飛,有什麼意義呢?

似乎這是Dumbo成長的印記。
若果牠不入馬戲團,
牠永遠不會碰到那條令牠打噴嚏的羽毛,
牠不會學會飛。
學會了飛,
令到牠在森林裏成為了獨特的存在,
不只有一對大耳朵,但更是一隻懂得飛的小象。

離開了馬戲團,
飛行雖然缺了本來的意義,
但換一個舞台,去到森林,
那知Dumbo又會變成怎樣呢?
或許,這就是奇蹟。

 

Photo: Variety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不連貫的想法:每一段文字可以是片面、矛盾和不連貫,但存在於我的腦海之中。Step aside:To step sideways to make a space for someone else。尋求一點改變的空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