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華戲院

豪華戲院

豪華戲院要拆,拆了,蓋商場。

這幾年香港的老建築要拆,只有一個原因:蓋商場。像同德大押那麼小的一塊地方,也蓋起商場了,豪華戲院這麼廣闊的,旺角和大角咀之間的黃金地段, 不蓋商場膁錢,可惜。

1991年開業的豪華戲院,正值港產片輝煌年代。成龍說那陣時電影賺錢,賺到黑社會染指,「揸支槍指住你個頭拍」。當年院線發展商想必亦雄心壯志,設計出規模媲美北角新光的千座戲院。

曾聽過劉偉強導演回憶古惑仔上映時,整間戲院,場場爆棚。狹小的座位,肩貼著肩,人的汗味、零食的香味、婦女的脂粉味、古惑仔的煙味⋯⋯上千個座位,睇戲不是安靜的,上千名觀眾的歡笑和歎息,隨著電影的節奏,如人浪,齊上齊落。

香港的好景褪色特別的快。往日的榮光如何看來,不過是鏡花水月。粗製濫造和大環境影響,港產片沉寂了好一段時間。再次找回自身特色之時,豪華戲院這麼大規模的戲院,經已乏人問津。如今入到豪華戲院,差不多是包場。一個人佔據好幾行位置,愛坐哪裡,就坐哪裡。講話聊天,都不會騷擾到別人。嗯,最近的觀眾在三十幾米之外。

戲票遞給剪票員,登上雲石鋪砌的樓梯,穿過廣闊的走道,沿扶手電梯上到二樓的戲院。這一段短短的路程,充分地感覺到建築師希望這個地方,能夠百年不朽,他們用上了雲石的材質,可是當年的流行款,堅固紥實。扶梯的窗戶正面馬路,兩梯之間,立著一盞仿照街燈而設的照明燈。把街景拉進建築物之內,縮短彼此隔膜。

現在戲院相反,要麼在商場最高幾層,要麼設在地庫,離開街區愈遠愈好,愈是隱閉,愈是成功。我想起了屯門的巴倫紐,看電影時聽得到室外馬路的車聲人聲,算是融景入情嗎?定或是進戲院本來就不該太安靜。

剪票員先我一步到院廳了,我打了一楞:「嗯!又是你呀?你怎麼快過我。」

他掀開簾狡黠一笑:「我搭電梯。」此刻他化身成帶位員,給我指了一下中間:「那邊立效最好,男洗手間在最高那一行左手邊。東西放著不擔心,沒人偷。」

行數從A到Z,之後由AA開始往上數。近萬平方尺的場地,九百五十張椅子,略見陳舊,毫不髒亂。數倍於其他戲院的坐位,沒半點霉班污垢,走道上留有鞋磨腳踢的痕跡。那些旺場的戲院,地上總有幾塊垃圾,豪華戲院反而乾淨得不得了,乾淨得缺了點人氣。

劇終,指引離場的仍是那位剪票員。他似乎看穿了我的眼神,打趣說:「換更了,這一場後去吃飯。」農曆年,我說了句祝賀話。離場的路也是走火通道。穿過一重門,回到旺角鬧角的邊埵。這一棟大廈是保留抑或活化,是戲院抑或商廈,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大概香港人也不太介意吧。集體回憶怎敵得過集體利益,只期望它商場蓋好之後,香港的零售業仍然暢旺,別要息微了,過幾年又喊着改建。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原地生活.原地旅遊】小確幸生活指南,在點對點的模式裡,劃出舒適的平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