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道歉令人心痛

他們的道歉令人心痛

繼6.21圍堵警總及各政府部門,讓公務員提早收工後,今天繼續有義士發起召集,是日目標是稅局。 在14:30時,成功令稅局落閘,同一座大樓的郵局、印花稅署及商業登記署亦一同關門。 就不合作或曰超合作運動來說,結果是成功的。 就整個運動來說,結果是未知的。 除了神,沒有人在當刻能知道行動過後帶來的會是好結果還是壞結果,大家都是只是走一步再看一步而已。

我只是聞說,抗爭者在做著各種行動之時,總是一直向市民道歉。

擾亂到你們的生活,對不起。 令到你們不方便了,不好意思。 佔路了/令你們無法上班/令你不能交稅,很抱歉。

……

他們總是一遍遍地道歉,彷彿做了錯事。 他們害怕失去民意,因為比起坐擁著權力、資源的政府,他們除了難以掌握的民意,甚麼都沒有。 但他們真的錯了嗎?

少年18、22之時,最該做的是甚麼? 難道不是四處遊玩、溝仔溝女,盡情享受人生最後一點名正言順的假期嗎。 他們卻一次又一次,瀏覽著網上的動向,向著不知道是只有小貓三、四隻還是會有眾多志同道合伙伴的目的地集合,不直到最後一刻也不能明確是日的行動方向是甚麼。 雖然如此,始終義無反顧地朝著也許離家很遠的港島方向前進。 好玩嗎? 一點都不好玩吧。

609、616上街遊行了一整天很累對不對? 這群年輕人卻在這個總是發出酷熱警告的夏天,頂著三十幾度的熱力在外奔波,要是不熱的話,一定是因爲下雨了。 下雨,多麼不方便的日子,他們卻在外面來來回回。 心裡還要時刻堅強面對來自警方的白色恐怖(會不會突然又有警察出現宣布他們非法集會或要他們站在一旁排排企查身分證示眾?),也要面對來自網上眾人的指指點點。

為了甚麼?只是為了香港。 因為他們沒有只想到自己,所以才做著諸般傻事。 他們得到了甚麼? 除奮力推倒了惡法,保住了香港免送中,就只有被罵搞事、被人煽動的各種批評。 除此以外,甚麼都沒有。

這樣的他們,為什麼要向甚麼都沒有做,甚麼都不爭取,只是享受著的你道歉呢。 他們才十幾廿多歲,社會成了現在的模樣,不是他們需要負的責任。

政府漠視民意,100萬、200萬人上街也好,她也只是板著臉說句違心的抱歉就完事,絲毫不打算回應民間的訴求;警方一次次講大話,明明施展了不合理的武力鎮壓卻堅稱自己沒有錯,配戴委任證和顯示出自己的編號是他們的規則,卻知法犯法還若無其事;醫管局也被揭發資料外洩的問題。

這樣的情況,民間要求官員不要射波,直視面對問題,要求成立獨力調查委員會,有很過份嗎? 因為政府一直龜縮,無可奈何下,部分人士只能透過不同的行動發出訴求,這樣,他們真的錯了嗎?

錯的難道不是一直放任著社會成了如斯模樣的大人嗎。

我聽講建制派拍了一條片,由一位年輕人的口說出父母不上街是由於他們不愛子女,養育兒女只是為了積穀防饑,然後我聽說年輕人立刻發起了向父母表達愛意的行動,以對抗文革式的批鬥。 我只想說,要是有父母真的因爲短片而對自己的子女或年輕人而生氣,真的不好意思,可以先檢查你們自己的智商嗎? 子女愛你與否或父母愛子女與否難道是一條短片可以改變的事嗎? 拜託,多用你自己的眼睛去觀察身邊的人,好嗎。

最近返兼職的時候,遇到一個中年大叔。 他說自己來了香港幾十年,是甚麼宗親會的主席,一直沒有登記做選民,但今年不得不登記,一定要出來投票,正在疑惑他的立場時,他說:「班後生走出嚟做咩?唔通為名聲咩,為香港咋嘛。」 如果香港多一點願意思考的人,這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

雨傘的時候我還是大學生,那時有很多理想和熱情,倒也真的不介意旁人怎麼看待,也不介意彎腰向人道歉,只希望廣大市民能相信我們的真心。五年後,我不再是大學生,卻也沒有窩囊到要靠著他們的道歉才能相信他們沒有錯,才能支持他們的行動。

我希望成長後的你也沒有。 我沒有成為很高成就的大人,依然在生活中掙扎,只是我的掙扎充滿快樂;你也許已是個小組長或主管,或至少開始衣食無憂,我希望你沒有忘掉五年前的自己,即使你已不能站在最前線,即使無法天天參與行動,但至少要記得現在的他們和當天的你是站在同一陣線。 唯有這樣,世界才可以開始有所改變,抗爭的人才不需要為經常改變的民意而苦惱、不安。

我們都應當清楚知道正在發生著甚麼事。 不是嗎?

還請你好好預留26、27這兩天的時間,香港的前景到底會怎樣,是你和我都有份決定的。 這份業,我們必須一起承擔,而因果,每一天都正在累積著。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