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存檔 – 轉型正義和追究不義

紀錄、存檔 – 轉型正義和追究不義

「執行任務」不是藉口去做一些違反正義的行為。昨天電視新聞直播片段顯示,一位警員連續向已經後退的示威者的示威者,如同「練靶」一樣連開十數槍。直至同袍靠近他耳邊說了幾句,他才停下。其中一個眼部中槍的示威者,就是在這一刻中槍倒地。另外一條片段中,警員向一位坐在一邊的外籍人士,瘋狂的噴射胡椒噴劑。而後面另一位警員,就一直在他身後,按住他的噴槍和喉管的接駁位,好像似要拔掉喉管的動作。這些行為顯示,某些警員的行為,已經違反了警方的內部指引,甚至越過了其他在場警員的底綫。

社交媒體上流傳,東西德國統一後,曾經註守柏林圍牆的官兵,因為向翻越圍牆的民眾開槍而受審。士兵辯護說他只是執行上級命令。法官最後判處他有罪的時候,說

「作為一名軍人,當發現有人翻牆越境時,不執行上級命令(開槍)是有罪的。但是,你可以打不准,而打不准是無罪的。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你在舉槍瞄準自己的同胞時,有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權利 – 而這也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在這個世界上,法律之外還有良知 – 當法律和良知發生衝突之時,良知才應該是最高的行為準則,因為“尊重生命”是一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原則。」

雖然這個故事和對話,或許是虛構的。但故事的廣泛流傳,驗證了它的道德啟示和邏輯。面對「執行任務」的情況,正義和良知仍然是行為的準則。手上武器的殺傷力巨大,反而更加需要獨立思考和良知的制約。

他們的行為,我們必定要好好紀錄、存檔,方便日後追究。一個社會的民主轉型進程,往往都會發生流血衝突。所謂轉型正義,就是對於這個過程,反省真相、追究責任、賠償受害者。台灣、韓國等地的民主過程,都曾經經歷過這個嚴重的不公義和流血事件。例如光州事件、228事件。這些只有在歷史書才看到的,今天正在香港發生。

奉勸每個警員、官員一句,轉型正義的歷史證明,審判總有一天會來臨。在這個時刻,盲目服從命令和指示,甚至以此為藉口來報復、出氣。他日必定會後悔。

(圖為1980年光州事件)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討厭建築,所以寫建築。 主事研究組織 Domestic Future Group(DFG),探討香港建築何去何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