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 野餐夢

612 野餐夢

白色恐懼來襲,多位朋友勸我不要在公開專頁亂說話。但我無法沉默,當你感受過你便會明白。

所以,今天,我想告訴大家,我昨晚發過一個非常真實的夢,一個令我無法遺忘的夢,我把它寫成了故事跟你們分享。
一個關於香港的故事。

6月9日有103萬人上街遊行,要求政府撤回逃犯條例,當天晚上有300多位學生被捕,年紀最小的只有16歲。
夢是從這裡開始的。

只要經歷過五年前雨傘運動的人,聽到612罷工的事情,內心定必在前一晚都非常不安和擔憂。因為那場完敗的仗,想起來也很難受。

所以我發了一場夢。
在夢中,我到了金鐘,看見滿街的香港人。
我沒想過人生有第二次機會看見這個畫面。
不一樣的是,這一次,我身邊的群眾,年齡層很不一樣。有年輕人﹑有穿著西裝的﹑有年輕媽媽抱著兒子的,有中年社工和老師帶著一班學生來的﹑也有上一代的老人家。
大家很冷靜,大家都只是站在那裡觀望,大家都如此堅定。
我們來,只是希望政府能認真思考和再次審視一下這個條例對香港的影響可以有多大,也希望讓建制派的議員們看見民意。我們只是在想,有一件事,有100萬人告訴你,他們不同意你的做法,作為一個為民著想的政府,你是否都會暫緩一下,討論有沒有更好的方案?
我們是抱著這個想法而來,當然還有為了學生。
不能並肩跟他們作戰,至少也同行,我是這樣想的。

由早上九時開始等,一直被拖延,中途下大雨﹑大家要找食物充飢,直到三時前,那裡都非常和平。我們只是平靜的站在那裡,在電話中接收著最新訊息。
有真的坐在公眾草地上野餐的人,有坐在旁邊休息的人,也有分送著群眾送來物資的人。

然後,惡夢發生在三時。
隔著重重的人群和兩條馬路,站在後方的我們,什麼都看不見。
我唯一知道的是,有一班年輕人為我們守著前線,而我們這一班懦弱又無法踏前的「大人」,只可以在後方替他們遞物資,為他們擔憂。
天橋上也站滿了群眾,他們偶然會用手勢和大叫告訴我們前面發生什麼事,要我們後退一點,或是在尋物資的時候,把物資有秩序地傳下來給我們。
我們一句警告也沒聽到,沒有人想跟我們對話,沒有人想警告我們。

突然,第一陣催淚煙就在毫無預警下,向著我們飄過來。
馬路上都是人,我們慢慢的後退,大量催淚煙從四方八面湧至,我們都在其中。
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催淚彈的嗆鼻味道。
眼睛﹑臉頰和氣管都像被塗上了刺激性的物質,刺痛﹑流淚﹑咳嗽,像一次切了幾十粒洋蔥般難受。
於是,我們逃進了商場內,用水洗著眼,大家的臉都紅腫了。
當下,一個在商場內的大叔,笑嘻嘻的走過來跟我們說:「外面是不是很好玩?」
我和朋友對望了一下,那刻眼淚流下,大概不是因為催淚劑所致吧。

我們只能守在商場內,從商場走到下一個商場,沿路在擔憂著外面的情況。
整個商場內都是人,但大家都沉重得一片寂靜。
我們在想,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麼?
不久後,我們發現商場內也傳來那陣嗆鼻的味道,後來我們才知道,警察圍著商場發放了非常多的催淚彈。
我們不敢相信這件事,商場內仍然有很多準備下班的人﹑吃著飯的遊客﹑路過的上班族,緊守崗位的保安員,這樣做也可以嗎?

然後,我們被定性為「暴徒」。
被定性為「暴徒」的那一刻,我的背包內,只有一枝水﹑一條毛巾﹑一把雨傘﹑一張野餐墊和一包魷魚絲。
沒有比用「手無寸鐵」來形容我們這班暴徒更合適的字眼了。

之後,便是你們在新聞中看到的一切。
有學生被射穿頭部,有記者司機無辜受傷,有老師被射傷了眼睛,有媽媽被驅趕,有腳痛的外國人被當著面噴著胡椒噴霧,有記者表明身份後被罵粗言穢語。
他們不是驅趕,他們是真的殺紅了眼的追殺,而我們要逃,逃脫一班原本應該保護我們的人。

坐在商場內,看見那班年輕人吸了催淚劑,衝回來洗個臉又帶上口罩衝出去,我在想,他們為什麼這樣傻?這份勇武是為了什麼?為了好玩?為了名利?
他們為的,是當天走出來遊行的103萬人。
而對方呢?對著這一班年輕人,對方又做了什麼?
原本可以把槍移下一點射身體其他部位作阻嚇作用,卻對準他們的頭部沒有一刻猶豫就開槍了。

凌晨三時被清場後,有很多「暴徒」在街上收拾垃圾。在一塊玻璃也沒有破裂的情況下,612發生的事情被定義為「暴動」。

是我們欠了這一代。
我們無法再放下包袱,無法再如此勇敢的這一代,和仍然在電視機面前咒罵著暴徒的上一代,欠了這一班年輕人。
所以,請不要割蓆,不要讓他們孤單走下去。

夢醒了,我對這個地方也完全地死心了,無力感已沉重到我無法承受了。

如果你是香港人,我只是想你知道,不要再只相信那個連教協宣佈罷課也要收起咪高峰的電視台。我知我叫不醒裝睡的人,但求你們,醒來吧。
如果你相信政府是因為你很相信權力,那我希望你知道,這條條例有非常多的專業人士,包括法官﹑律師和多個國家都反對修例,為的是修例後會嚴重影響香港的司法獨立,牽連的已經不再是法律,而是多方面的後果。不是你們想像中的「你不犯法就不會有事」,是香港會變成「我說你犯法你就犯法」的社會。
求求你們,用腦想一下,為什麼有這麼多人要不顧一切走出來反對這件事?因為這不再是「不關你事」的事了,你和你下一代現在擁有的自由都會在條例通過後全部消失。

如果你是台灣人,我希望你知道,我們香港人用了多少的心力,也無法獲得你們現有的自由。五年前,我們抗爭過也無法爭取普選,而今天一戰,我們也未必能夠抵抗惡法。我知道台灣的年輕人也很無力,我也很不想讓你們踏在香港的屍體上,但不可否認,我們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了。所以,希望你們珍惜好的當權者,希望你們也能好好守著你們的地方。

我從不說政治,一次過說那麼多,想必也會被很多不想面對現實的人unlike了。但大難當前,這些東西對我而言確實已經不再重要了。
反正條例通過了,言論自由也不會再有了,我也會自動消失了。

(圖:網上圖片)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八十後的年紀,八十歲的心境。 固執,瘋狂,任性,無聊。 被名作家喻為「充滿成長的哀愁」之小丫頭一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