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回憶 – 貞德

抗戰回憶 – 貞德

我看見那一張又一張抗爭者的臉,他們都目無表情。在他們的臉上我已經看不見憤慨和悲傷,我只看見他們的軀幹和四肢在動,盡力的去完成每一個任務。和警察對峙的,搬送物資的,醫療支援的,掩護同伴的;他們的臉都是同一個模樣。

只要在埸上待久了,你就會變得麻木。那種疲累和透支讓你在那一刻忘卻了所有多餘的情感,身體只剩下半分能讓自己去完成使命的精力。

夜裡九時多的時候,金鐘快要被攻陷。大量的物資需要從前線遷往中環後方。

空氣中瀰漫着夾雜了汗水和從隔鄰香港公園飄來腐爛樹葉的味道。

推着其中一大車在我身邊走着的是個年紀很小的女孩。我看見她額上斗大的汗珠,她雙目只是死死的看着前方。

「今天早上就出來了嗎?」我問她。

「不,放了工才過來。」她道。

她平淡的語氣帶着一絲倦意,和她賣力的動作顯得有點格格不入。但我很明白這種不協調的原因。每一個放工趕過來的人都想盡二百分的力,因為他們都知道下午缺人時留守的伙伴被警察轟得有多慘。

伴隨着物資車走的是像躲難一樣的人羣。

夜裡的中環一貫的美。假使沒有疲累感和背後被人追擊的陰影,我差點兒就要感覺到半分詩意。

到達滙豐銀行總行時,我們在獅子旁缷下物資。

早在 2014 的時候,滙豐銀行皇后像廣場一帶已經是焇煙漫延之地。在 928 的晚上我們就在這兒遭遇過警察的衝鋒隊。那時的警察可真是禮貌得多了,只會賞你幾枚催淚彈再附加一兩下警棍,哪會像現在的要用槍把你的頭顱打個稀巴爛。

舊立法會後面大會堂的方向傳來一陣吶喊聲,騷動了一會兒才停下來。那兒是另一個示威者和警察對峙的戰場。

滙豐銀行前地是中環戰區的一大物資醫療站,大量的抗爭者在此地歇息和補給。我坐了下來,肚子感到有點飢餓,才醒覺自己晚上還沒有吃過一點東西。

不遠處坐了一個女抗爭者。我看看她,又是一個很小的孩子,我心想。

很多在場上見到的抗爭者年紀都很小。匆匆五載,當年出道的孩子已經長大,而近年加入的新芽看似是比當年的年紀更小。

她的雙手包裹着保鮮紙,護目鏡脫了掛在項上,臉頰黑黑的有一點兒污跡。她呆若木雞地坐在地上,眼睛空洞卻無神,一眨也不眨。

那是一張和剛才的女孩神情一模一樣的臉。

我留意到她的雙臂,瘦弱和纖幼得像會在風中折下來,而她的身體是輕盈得像會禁受不住一下地鐵內地大媽的衝擊。

這樣的孩子應該要被好好保護。然而此刻她卻是全副裝備的坐在這兒,並且可以想像已經戰鬥了一整天,筋疲力歇。

抗爭讓許多的孩子們走上了前線。沒有人逼迫他們這樣做,沒有人煽動他們站起來。本應被照顧被呵護,現在卻是他們在前邊為大人們爭取未來。

後方有一陣討論聲,是要把一些物資運到停泊在附近的一架輕型貨車上運走。是另一個任務。

我站起來,拿起一箱藥品。本身背着些生理鹽水的背包帶子令我肩膀有一點痠。

地上有一堆雨傘。嗯,雨傘是很輕便很萬用,但作為武器和防具現在是有點遜吧。五年過去,當警察都從近戰進化到會開槍了,我們的傘還足以抵擋嗎?

我決定不去搬它們。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也始終沒和她說話,好好歇息吧。

不知怎地我想起了貞德。

貞德受神的感召,以孩子之齡在百年戰爭中為法蘭西收復了國家被佔的土地。

但貞德的下場卻不是太好。我希望香港的孩子下場會比她好一點。

 

Kenneth Ng 文字煮酒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