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有時我會猜想,如果要拍一套電影,開場的畫面該是怎樣。

該是橋下有人大嗌:「要遮!要頭盔!」橋上的人便將物資扔下去。

黃色的膠頭盔不重,扔下去也不會擲傷人。

長柄傘更輕,但橋上的人還是小心翼翼地撐開它們的翼,讓它們以降落傘的姿態緩然降落地面。旁邊的膠頭盔清脆地下墜,落入伸高的手中。慢動作的傘與正常速度的頭盔相鄰,位處不同的時空。

但這一幕遠遠不是開場。開場無比安靜的外圍地區,高樓中段已插入白茫茫的煙霧,底下的人會流淚,喉嚨會灼燒。他們在咳嗽聲中默默地走進去,或走出來。

這團胡椒氣息的白煙讓我想起五年前的雨傘革命。人們總說這場革命是場一無所得的徹底失敗。但我總抱著一種將近失敗主義的樂觀精神。我從來不相信結局,不相信一個城市會死亡。一個城市不只一個體制、一塊土地,而是一群人,以及我們共同經歷的事情。以最壞的結果以言,我們害怕中國沒有信用的司法制度,但縱使是正活在那個司法制度下生活的人們,當中也不有人正在堅持嗎?

我不將任何一戰視為背水一戰,但我好心疼將這戰視為最後一戰的孩子們。感謝你們的付出,你們就是雨傘革命留下的Legacy。獄中的義人看哪?Your people deserve you.

感謝武勇派抱著最大的克制,沒有捲入與警方對拼武力的怪圈。

感謝見到地上催淚彈第一反應不是走避而是衝上前澆熄它們的義士。

感謝總是留意身邊素不相識的同伴而不是只顧自己逃命的示威者,你們搶回不少險遭毆打的同伴,也避去人踩人的慘劇。

感謝和理非進化成進攻型的和理非,保護向前衝的義士。

感謝,和理非的,議員,真正,站,在最前線,以議員身份保護,他們,地上所有的,逗號,都應該,獻給你們,,,,,,,,,,

感謝以聖詩包圍警員的教徒,你們體現出何謂隊伍中有僧侶會加士氣 Buff。以後我再也不會稱呼你們作耶撚了 TVT。

感謝示威群眾中金髮碧眼或黑髮棕膚的外國勢力,操著半咸不淡的廣東話招呼示威者取用物資。

感謝與中國大陸有著千絲萬縷的連繫卻依然願意站出來的人,曾直面怪獸卻仍然願意再度挑戰,需要拿出我們無法想像的道德勇氣。

感謝冒著生命危險記錄一切的記者,沒讓人們的血流得不明不白。

感謝恪守天職的醫護人員,始終不曾背棄我們的病人。

感謝我們的母親。

感謝聲援的海外港人,帶我們感受出跨越地域的凝聚力。

感謝香港這座城市,孕育出那麼多可愛的香港人。這場示威因恐懼和憤怒而起,褪變出來的卻是友愛、奉獻、勇氣以及守護的果實。是小王子花在玫瑰身上的時間使玫瑰變得特別。一座城市不止一塊地方、一個體制,我們愛香港不只因為她是東方之珠或是擁有法治,而是因為她是那麼脆弱。

接下來的仗還很長,我們還要保護被抓走的人們,別讓他們承受不公平的罪。願香港母親庇佑每一個深愛她的子女,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Photo: Reuters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