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走出來,我們別無選擇。」- 與鍾健平短談

「除了走出來,我們別無選擇。」- 與鍾健平短談

我們第一次聊天的時候,是612之後,他在ig裡安慰出了文章訴說感到無力的我。他著我不要灰心,休息一會後好好重新出發。他說他是站在前線的人,安慰我「如果無你地喺後排遞物資,我地前線食蕉架啦。」

後來我們偶爾會聊一兩句,直到昨天早上,他一個人到元朗逛街之前,說想拜託我替他寫下一些小事。他才第一次表露身份,告訴我他是鍾健平。

我只知道他是土生土長的元朗居民,亦以這個身份站出來為元朗遊行申請不反對通知書,最後失敗又再上訴,直到再被駁回。我不知道他的過去,我只知道今天他是一個什麼人。

他告訴我,當他的不反對通知書上訴被駁回後,他到了機場參加「和你飛」集會。一位中年男子走到他面前,跟他寒暄了幾句後,突然痛哭起來。他嚇了一跳,該男子哭著說:「你要小心啲呀知唔知呀,你有機會俾人劈架,你咁都唔驚,你點解會咁偉大。」

大概香港現在有太多人像這個男子一樣,內心充滿擔憂和恐懼,大家都有點不知所措但又無法袖手旁觀,所以才會有如此多不同形式的集會和遊行。

鍾健平說,他走出來不是偉大,而是要對抗恐懼,面對恐懼。他以巴黎恐襲和倫敦恐襲作例子,兩個國家的人都同樣地被恐襲之後走出來,告訴世界他們並不害怕,我們又怎可以被分化?
除了站出來,我們其實別無選擇。

他說,上訴的時候,其實不反對通知書已印了出來,到底最後為什麼無法交到他手上,他也說不清。只知道上訴失敗的時候,連旁邊的律師也忍不住流下淚來。

後來他又說,他家住元朗,721當晚他有兩個好朋友被襲,他們曾經三個人一起拯救過一隻小貓咪。好友遇襲後,在療傷時還笑說叫他把貓咪的相片傳過去,好讓自己有心靈慰藉。原本只是三個一起救貓的朋友,竟然有一天要一起走上戰場並肩作戰。

我問:「你其實驚唔驚?」
他說:「我一啲都唔驚,面對恐怖主義,無得驚,我地無可能退,我只希望每個人都喺自己既崗位上盡力做好,合作,企出黎。」

匆匆聊了一會,大家都趕著外出。臨掛掉電話之前,我有點擔心他,於是問他「你⋯做緊咩?」他笑著說「我洗緊衫,我無哂黑色衫啦。」,原本有點緊張的氣氛被緩和,大家輕鬆得像真的是準備要外出逛街一樣。

我在想,如果在721之前,我們大概可以談談元朗的美食,或是分享貓咪的趣事。但這一刻,我們都只能互相拋下一句「加油,萬事小心」又再上路。這句話當中包含了很多情緒,有關懷,有擔憂,有友愛,有祝福。明明其實是素未謀面的路人,但這種似遠還近的情感,卻是近來香港人獨有的連結。不要吝嗇這句說話,因為這都是替我們築起防護對抗高牆不可或缺的保護罩。

每個走出來的人其實都會成為別人的力量,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而這份力量如果能像雪球般滾下去,終有一天,也許我們可以推倒某些看似堅固其實內裡已腐爛無比的東西。

我想,我們可以這樣期盼著。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八十後的年紀,八十歲的心境。 固執,瘋狂,任性,無聊。 被名作家喻為「充滿成長的哀愁」之小丫頭一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