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防禽流感,勿摸活家禽」— 藍黃大和解之光復屯門公園行動

「預防禽流感,勿摸活家禽」— 藍黃大和解之光復屯門公園行動

已經很久很久不曾為到遊行而感動,在港島遊行多了,總覺得無力,仿佛行禮如儀,在2019年之前,對上一次遊行已經是2014年,整整五年時間,被困於無力感之中,甚至有時候,刻意忽略掉荒謬的政治之事,大有一種無眼屎乾淨盲的感覺。

不過這一次的屯門遊行卻教人重拾力量,街坊為自己的社區站出來,那種連結,那種親切,和以往為政治訴求而走上街頭有一點點不同。(當然,廣義來說,所有事情都是緣於政治的。)

搬遷至天水圍已有數月,以前大學也在兆康,一直很喜歡大西北這個地方。
搭西鐵進出時,沿路的風景有很多樹,有些地段的房屋很矮,可以看到大大的天空,黃昏可還以欣賞色彩變幻的霓裳,有時甚至可以生出自己正在旅行途上的錯覺。
這裡的人無論在衣著上還是給予人的感覺都比較樸素和純粹,以前在嶺南時已經覺得,大家的人文氣息較重,很安靜很簡單的感覺。

及至最近社會動盪,街上常常有中學生在派傳單,今晚亦有連儂牆,以前住葵涌的我總和朋友說:「估唔到天水圍啲人咁反建制,仲以為多新移民,啲人會好親政府,但呢度係連中學生都會企出嚟,某啲日子仲成車都係黑衣人。」
曾在天水圍工作的朋友說:「係㗎,天水圍人好勇,係本土票倉嚟㗎。」

在今天之前,其實我從未到過屯門公園,原來屯門公園好大,還可以玩遙控快艇,而且真的好多阿伯流連,可以想像得到為什麼有些媽媽說當那些流鶯在此處時不敢帶小朋友經過,也明白阿叔說不願走進來免得被認為屯門男人都很咸濕的無奈。

K說如果那些伯伯問:「點解你哋要剝奪我聽歌開心嘅娛樂?」我們要怎麼回答,我說因爲公園是休息的地方,也是大家都有權使用的地方,沒有人會預想這裡噪音滿天或是公然販賣色情。
我並不歧視色情,但請你在適合的地方進行交易。要聽歌就去歌廳,要摸女就去夜總會。
公園就是公園,讓公園只是公園。

今天的遊行比想像中多人,一如以往香港人總是很有秩序,即使走出了馬路,也總會按規矩讓車先行,人太多而被塞在某些路口時也不會太鼓噪,只是在叫著口號等待前進。
沿路街坊和巴士上的乘客也支持遊行隊伍。
遊行沒有大台,只有市民拿著自製的或列印好的標語和圖片表達訴求。
路線不算長,個多小時已進入終點,大多數時間可能耗在一間公廁前。
為什麼?因為娜娜(後來得知是小麗,究竟係邊位?),一名歌女來睇場卻害怕示威者而躲進了公廁之中。

圍堵時大家創意爆燈地叫了很多口號,包括用譚仔口音叫「禾要睇表演」,或是拿出紙幣高呼「收利是」,或是以普通話呼喊「出來」,一直在叫囂著,只是這樣。
抽離地看,可能你會說:「人多蝦人少」,或是一大班人恰一個女子,但是若然你不斷章取義,你會知道這其實是屯門人對於日常被多番侵擾而最終忍不住發出的怒吼而已。
沒有人會動手打她,粗俗地講句,只是想屌走她,希望以後能還屯門公園寧靜。

站了個多小時,主辦單位的遊行時間已完結,警方重兵駐守在公廁(真係使唔使呀?)我和朋友也覺得在這裡只是和公廁內的娜娜(其實係小麗)鬥忍耐力,沒有多大意思所以先行走了。

沒想到後來得知警方竟然派70名警員護送娜娜(其實係小麗)離開,派頭堪比國家級人物,爾後V City竟發生噴椒舉紅旗的情況,皆因警方想要放走毆打示威者的人而市民不願放行。

?!
好端端的一個和理非遊行,警方也可以惹怒群眾而令市民短暫「佔領」道路,今日我在個人Facebook講了很多句替警察感到羞家,已經無關是不是把示威市民當敵人的關係,而是你保護的人竟是販賣色情的歌女和打人的黑社會,真的不覺得羞家嗎?
掃黃和撲滅罪行不該是你們的工作嗎?
究竟這段日子,你們在做著的是甚麼?

今天七月七日再約定大家啊。
4:00pm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園起步。
終於不用再過港島,香港不只屬於香港,就像香港不只屬於年輕人。
讓我們遍地開花,每一個人都盡自己的一分力好好保護屬於我們的香港。

政府請回應我們的五大訴求
1. 撤回條例
2. 收回暴動定義
3. 撤銷至今所有反送中抗爭者的指控
4.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隊濫權情況
5. 還我真普選

 

Photo: 香港01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