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事政治了,警察卻勢要衝出嚟做架兩,市民除了迎戰還可以做甚麼?

政治事政治了,警察卻勢要衝出嚟做架兩,市民除了迎戰還可以做甚麼?

相信大家昨夜看見新城市一幕,勢必覺得驚心動魄 ——講緊關於警方受傷一幕,因為示威者受傷你不是見慣見熟了嗎,不然你為什麼直到昨夜才嘩然?
警察受傷,你要不是興奮難耐,或是在心裡暗爽,大抵你便是覺得示威者過份、殘忍,真正成為了暴徒。
可是,在責備誰對誰錯之前,你想過了前因後果了嗎?

是的,我們要對準政權,而錯的很明顯是政府。
你就算不完全同意示威者的觀點,但你也應該同意政府官員不應該龜縮,而是出來解決問題。
結果呢?
你自己有眼睇。
2003年梁錦松因爲偷步買車下了台,03年我還是小學生,不明白偷步買車為什麼會這樣嚴重。
同年葉劉也因為強推〈23條〉不果,最終引咎辭職。

來到2019年,政府錯了一次又一次(是政府親自承認錯誤的啊),請問市民除了得到幾句不從心的道歉,並換來背後的大追捕和更強硬手法對抗異見者外,還得到了甚麼?這些問責官員到底負了甚麼責任?
你在公司做了嚴重的錯事,就算沒有被辭退,也至少收warning letter吧?
市民怎能不憤怒?
是的,我要說是市民,因為在示威者的身分之前,每個人都不過是最普通的市民。
集結,只是因為政府欺人太甚。

示威者比任何人更想對準政權,示威者一點也不想要和全副武裝的警隊開戰。
大佬,打贏你又點?
除了一身刑責,示威者可以得到甚麼?
更何況示威者根本打不贏又盾牌又護甲又警棍還有槍的警察。
但問題是,示威者有選擇權嗎?

示威者一直想對準政權,遊行、集會,從來都是想向政府施壓,要是真的想當警察是敵人,那麼大家都已經把若干警員起底了,不如逐個擊破「休班警」或分批襲警更有效率,為什麼還要聚集然後讓你用催淚彈驅散?
如果想對付警察,當初就不是二度圍堵警總,而是想方設法,例如像是把警方之前說在巴士上發現的懷疑「炸彈」(但仲敢走去近距離影相,好嘢!)送進警署。
但沒有人這麼做呀,示威者只是大叫:「釋放盧偉聰!」
不是就叫警方讓我們對準政權了嗎?
究竟是誰不讓群眾對準政權呢?

這個答案連中學生都知道,18歲的上水居民沈先生:「如果個政府係不義嘅話,你哋就係維護緊一個不義嘅政權。」
是警察搶先擋在了想要對準政權的民眾前面,衝突才一再發生。
如果你說:「咁示威者係犯法呀嘛,唔通警察坐視不理?」
犯法?要是你真的如此正義,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和先生僭建的時候,你為什麼不要求警方執法?藍絲打人的時候你為什麼不要求警方執法?警方不掛委任證不show編號(而家仲進化到喺頭盔痴反光紙)不作警告就噴椒講明只可以打下身卻𣈴準人個頭嚟打的時候你為什麼不要求警方執法?
犯法就是犯法?
真的嗎?你肯定你的原則沒有雙重標準嗎?

今早起床,又陸續收到警察被打的原因始末,你有好好了解過嗎?
為什麼會有「落單警」被追打?原來因為他衝入人群瘋狂打人,忘我到不記得要等同伴。
https://www.facebook.com/303668637132303/posts/523716915127473?s=1000124775&v=e&sfns=xmwa
為什麼會有警察被咬甩手指?原來因爲他想挖掉人哋隻眼。
https://miro.medium.com/m…/540/1*MZRGNftPfc806eAu6E4mAA.jpeg
如果你道德標準高到連「先撩者賤」都不同意,至少自衛可以了吧?
難道真的是對方想強姦,你會選擇張開雙腿而不是反抗嗎?

如果警察仍然執迷不悟,擋在示威者面前保護不義政權,示威者除了擊退警察到達政權前面,還可以有甚麼選擇?
不過咁講好似高估咗示威者戰力,其實每次都係俾警方包抄到不得不反抗先傷嗰幾個小卒,但事情繼續發酵,最後會變成怎樣,你和我都不會想像得到。
到時還要怪示威者嗎?
我不會。
是政權教會人民和平示威是沒有用的。

還望政治事政治了,拜託,讓我們政治事政治了吧。

Photo: 新唐人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