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市廣場之役的啟示

新城市廣場之役的啟示

商場失去屏障作用

商場再不安全了。612 的時候示威者躲進商場中警察也不敢衝進來,只會在門外大叫「自由閪」挑釁。現在一個月過後,警察已經再沒有理智,再沒有遵從法規的意識,大隊武裝地衝進私人商場搜捕。躲往商埸的抗爭者要小心了,而原本已經在商場內食飯看戲圍觀吃花生的朋友,以及商場內的店舖食肆職員也要自己睇路,警察的棍沒有眼,只要不是自家人就會打。

不過當然,警察衝進商場內限制了自身火力例如催淚彈及槍械的使用,對於示威者來說可能是件好事。

不要落單

衷心感謝香港警察親身示範在抗爭中落單的後果。事實上,在多次的抗爭中有大量的示威者就是因為落單而被一整隊武裝警察圍毆繼而拘捕。行動時,示威者記緊要跟隨大隊行動,即使要分散也應盡量組成小隊。

警察這一次衝進商埸,在狹窄的空間中分散開來,在只能容納一至兩人的扶手電梯中孤立無援,一切都顯示出前線指揮官無能和愚蠢的部署,而前線警員當刻慌惶失措的表現,也顯示出他們一直以來只倚靠武力和裝備來行事,溝通配合和隨機應變的能力是如此的缺乏,應該回學堂多作演練。

羣眾的怒火

在港島區,示威者或許會和警察大唱 Halleluhah,九龍新界的可不會來這一套。旺角和沙田的自由行、屯門的大媽公園「賣身不賣藝」、上水的藥房水貨客問題、北區的醫院和幼稚園空缺和學位被內地人霸佔;界限街以北人民的怒火已不僅僅限於針對一條惡法的修例,而是所有民生問題混合而成的一團糟,而藥引被修例問題點燃,現在一下子爆炸了。

受過所謂專業訓練的前線警察在這一個月來究竟有多少次失去血性,痛打示威者;忘卻了道德,偽充示威者進行挑釁,對女示威者肆以身心侮辱;違反了多少條法律法規,相信不需我再作詳釋。裝備就只有口罩頭盔和雨傘的前線抗爭者聚積的怒火可以理解。在戰場上,面對不守法規的香港警察,有時候就只能在保存性命予而還擊與奉公守法任由自己和身邊的戰友被暴打被拘捕兩者之間二擇其一。

當然,也有些朋友依然會認為前線抗爭應該是和平的,被打被捕也應該不抵抗。歡迎他們走到最前線感受烽煙的氣味,與及和躺在血泊中頭破斷肢的抗爭者宣揚他們的理念。

林鄭用完即棄的飛機杯 – 香港警察

假若「林鄭有 J,會打飛機」,那香港警察必然就是她的飛機杯。從梁振英時代開始,香港警察就已經是政權用作打撃人民的工具。梁振英會從人民被打被捕而獲得歡愉,而林鄭閉門不出,讓警察成為標靶,讓自己取得片刻閒適,香港警察一直都是政權的飛機杯。

這只飛機杯歷盡多番使用,現在已經污穢不堪,腐敗非常。終有一天,政權會捨棄它,而人民對它的怒火郤不會退減,生生世世,詺記於心。這可是拍多少《警訊》和警察劇集也磨滅不了的污點。

鷄蛋與高牆

香港人實在非常喜歡這個譬喻。但又有多少人真正的明白村上春樹在說甚麼。

「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那邊。」

第一,為什麼村上要用雞蛋來作譬喻,而不用鐵蛋不用石頭呢?那是因為雞蛋會破會碎而鐵蛋石頭不會。妄想可以「一顆雞蛋都不破」就打碎高牆的想法實在是太天真了。問題是香港人要破高牆的決心究竟有多大。假若我告訴你我們要犧牲數顆雞蛋,甚至到最後要用雞蛋盡碎來換取打破高牆的百分之一乃至千分之一機會,你還會繼續下去堅持下去嗎?

第二,我不認為在現時的情況下,抗爭者有做過份的事情。在對應於月內警察的武力和不守法,抗爭者的反應是合情合理。但假若有一天,抗爭者做出更激進更要挑戰道德標準的行動,你還會站在他們這一邊嗎?你還會站在弱勢雞蛋的這一邊嗎?

村上春樹說他會,但對於許多抗爭和革命意識還是處於萌芽階段的香港人來說,我就不那麼肯定了。

 

Photo: 頭條日報

Kenneth Ng 文字煮酒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