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我們是最後一代的和理非

願我們是最後一代的和理非

今早張開眼,以為四周滿佈的會是昨夜油塘衝突的新聞,但結果是被九龍灣連儂牆藍絲半分鐘打青年13拳的影片洗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wqCFhpvh6A

說是青年,也不知道是否適合,因為他已36歲。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article/20190711/59810515)
36歲可以有自己的事業,可以結埋婚生埋仔,至少不是大家想像中腦囟都未生埋的後生仔。
傳媒喜歡把鎂光燈聚焦於青年人,大概青年象徵生命力、純粹、沒有太多利益計算,也走得最前,是很好的描寫對象,光環終極不滅,也一再感染身邊的人。
可是這樣做很危險,年青是活力,也是原罪。
很多人不經思考,也不加查證,腦內自動將年輕人的付出解讀成被煽動或無事生非,甚至解構成世代之爭。
這完全模糊了抗爭的焦點。

2014年還是2019年都一樣,事實是全民抗爭,200萬100萬50萬沒有可能全是年輕人,根本各個階層對政府也有所不滿,走出來的可能是年輕人佔大多數,但絕對不乏其他階層的人,至少我身邊如是。
街頭上年青人佔多數,也許因爲不同年齡層大家行動的方向不一樣而已。
網上有人起底、設計廣告、眾籌、與外國報館聯繫、追擊高官等行動,這些怎可能單是年輕人的作為?沒有經驗、知識、對政治的理解,根本無法成事,除非你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一樣,把60歲當中年,否則這根本是一場市民和政府的抗爭,並非青年無法上流而發出不滿的吶喊。
真的不是。

九龍灣連儂牆廣傳的片段約有接近三分鐘,但我無法整段看完。
觀看同路人不還手不躲避只捱打叫人太揪心。

網上大致分了兩種意見:

1.支持諒解被打者
論者認為被打者將和理非表現得極致,沒有挑釁也沒有還手,打人者必須負上刑責。不還手不是因為沒有能力,只因為不容打人者能在警察的護航下原告變被告(前車可鑑),這裡亦揭示了市民不再相信警察及警察濫權的狀況,市民必須以極端的方法保護自己。

2.反對甚至責備被打者
論者認為被打者on9至極,你可以不還手,但至少要閃避。而這種打不還手的風氣一旦形成,會把抗爭者推向危險,同時讓打人者得寸進尺。香港人應該褪去此等軟弱的作戰手法,採取以武制暴(不等於以暴易暴)。

我不在現場,也不是捱打的主角,既說「兄弟爬山,各自努力。」這樣,我們能做的只是不割蓆、不分化、不督灰。事情發生了,糾結於事主的態度或做法亦無甚幫助,當然,如果只是討論再遇上類似情況,究竟要怎麼做,這是應該的。可是評論被打者,甚或人身攻擊他卻是可免則免。這位被打者,成36歲,我想他一定有自己一套想法才決定這樣做。
有人喜歡勇武,有人喜歡和理非,誰又可以說誰的不是?
無論哪一種做法,背上代價的都是當事人。

如果你問我傾向哪一種做法,我會支持以武制暴,如果你問我實際做著的是甚麼,我會說是和理非。
我已經27歲,但成世人除了細個與阿哥家姐推撞過幾下,我沒有打過交,更不要說打人。
勇武?我連想像都覺得乏力。

閱讀了芬蘭勇武建家邦(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65485…)這篇文章,芬蘭其時的情景與香港很相似,我們的背後是中國,她則是俄羅斯。她成功以勇武建家,我非常羨慕,亦覺得觸動。
K問我:「你可以勇武嗎?你可以衝擊嗎?」
我知道自己不可以,不是不為,而是不能。
就像某次我到某個團契分享,某位牧師對我說:「即使到咗而家,你都係摵唔甩福音派教會帶俾你嘅嘢。」
我坦白承認:「係,嗰啲諗法嗰啲概念好似入咗骨咁,已經成為咗我嘅一部分。」
人怎能背棄自己。

「我希望我哋係最後一代和理非嘅人」
就像我們無法改變那些廢佬藍絲,只能等他們死去般。
我們也一樣,入骨的和理非我不會說完全沒有改變的可能,但我會說那是很難很難的一件事。
那麼,至少把「和理非」停留在我們身上,罵不還口打不還手是一種做法,但真的沒有特別高尚。
人呀,幾時都要學懂保護自己。
因為自愛才是最重要的。

和理非的枷鎖就到90後為止,就讓它與雨傘一同埋葬吧,不要再強加於後來的人身上了。
君不見李小龍出名受人敬仰也因為不作東亞病夫嗎。

(P.S. 當然無論甚麼階層,都有和理非和勇武者,此文章只集中討論大多數人的取態和方向。絕對尊重每一個人的選擇,也希望大家也能如此。)

 

Photo: HK01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