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的罪

香港人的罪

每一次週末從街上回來,我總想寫一點東西第二天勉勵一下大家,又或是提議一些方案去改進我們的運動。有時候回來太累寫不動,但有時候即使寫了,再回看一下,嘩,又是在說那些老生常談的加油堅持,又或是稍微下過場也會知道的技倆。縱然我知道自己盡是廢話連篇,但有些事我認為還是應該做下去的。

這個週末,警察的暴行大家有目共睹。防暴衝上尖沙咀行人路暴打及拘捕過路市民,連無辜的弱質少女也不放過;於馬路上瞄準示威者頭部開槍,令女示威者眼球爆裂,終身失明;衝入葵芳港鐵站,在站內發放規例說明只能在室外施放的催淚彈,令站內變成戰墟;於銅鑼灣假扮示威者進行挑撥,以無恥的手段務求要拘捕示威者,以往警察假扮潛藏時的種種惡行可想而知;插贓嫁禍,把磨尖的管狀利器放到被捕示威者的背包,被電視台拍過正著;在北角,警黑再度合作,包庇白衣福建幫黑社會;太古城,防暴先施放催淚彈,再闖入港鐵站內在扶手電梯上暴打及拘捕示威者,不少示威者從高處滾下……

我打這一段也打得手軟了。香港警察所犯的罪行滔天,單是要把它們羅列出來,也打得我手指發痠。而這僅僅是這兩天他們所幹的醜陋事,還不包括早前幹的。

我覺得我們都犯了罪。香港廣大有良知的市民都犯了罪。罪在對惡勢力對白色恐佈有所警覺,罪在敢於站起來對抗,因此我們要被懲罰,要被毆打教訓被拘捕;路過的行人有罪,罪在他們於錯誤的時間出現在錯誤的地方;街坊們有罪,罪在他們勇於支援社區,罪在他們生於長於這一片不幸的土地;被射瞎的女生有罪,罪在她代表著香港年輕一代的未來,罪在她敢於扛起責任,替畏縮的人對抗黑暗,罪在她還心存希望,希望我們的社會會更好。

因此,要罰她終身失明。

請容許我再說一次廢話。這一個週末的恐佈大家有目共睹,但我們一定要緊守意志,堅持到底。累了,請休息。休息過後,再一次站起來。只要你不放棄,你已經對得起身邊還在堅持的那個人。

那一個「還待在獄中的人」曾經說過:「黎明前嘅黑暗係至撚黑暗。」我相信,香港現在已經到達了「至撚黑暗」的境界。我不知道還有多久才看得到黎明,我亦相信比現在的「至撚黑暗」還要可怕的「更撚黑暗」快將來臨。但我可以告訴大家,現在我們投降,過往為我們犧牲的義士,不論是被捕的、受傷的、輕生的,都將會蒙上叛亂者的污名,將會承受永不磨滅的恥辱。

只有勝利,我們才能替他們平反。

我們要勝利,我們要看見黎明。

 

Photo: 蘋果日報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