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警令香港和第三世界看齊

黑警令香港和第三世界看齊

他們毆打男人,但對女人,就抓住她們撕裂衣物後施暴,同時對她們上下其手;影射『參與街頭遊行的女人就是想被摸』的想法。

極權政權的思維都很相似,二〇〇五年,埃及獨裁者穆巴拉克這樣對付示威者;二〇一九年,蘇丹的掌權者發現示威者以女性為主,就要求軍人對她們施以性暴力,”Break the girls, because if you break the girls, you break the men”,結果超過七十名婦女被強暴。埃及軍方在二〇一一年示威時,將年輕的女示威者被脫掉衣服,壓在桌上執行「處女檢查」,竟然辯稱因為「不希望她們說我們性侵或強暴她們,所以要證明她們本來就不是處女。」

埃及軍警毆打及羞辱手無寸鐵的女示威者,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藍色胸罩女人」事件,那名女性被人扯著面罩拖行猛踢,上身只剩下藍色胸罩。二〇一九年,香港在外國人眼中大概已經和第三世界國家看齊,黑警在天水圍竟然扯掉少女的下衣,最後連內褲也鬆脫。

本該由女警接手的工作,變成男警的公然非禮,更不用說一個既沒衝突,也沒武器的少女竟動用了十多個防暴黑警,到底何等荒謬。

黑警早就失控,政府第二把交椅張建宗替警隊向市民道歉,老闆替出錯的下屬認錯,黑警的反應是叫他「退位讓賢」,張建宗急忙跪低,獲北京「致崇高敬意」的黑警反過來讚老闆聽話,說滿意司長回應,文官政府是不是被軍政府取締了?

潘朵拉的盒子一旦打開了,就再也蓋不上。雨傘革命的失敗,令港共政府肆無忌憚,向中國輸送利益的大白象工程多到數不完,立法會候選人和議員說DQ就DQ;今次我們敗了,迎來的就是黑警治港, 散步時被黑警扑穿頭回家路上被看你不順眼的休班警呼喝、也要習慣元朗黑夜,因為未來一哥的關係,警黑一家不是夢。

權力是春藥,失去制衡的公權力就是過期春藥,所以黑警動不動就跳摰失控。擁有合法暴力的團隊太容易變質,我們只能以嚴格的紀律規條拴著他們。如果頻頻犯罪的黑警得不到制裁,大規模違反手則也沒有後果,他們就會習慣,即使過了非常時期,可是一旦嘗過過期春藥就再也回不去,黑警的特權與犯罪將變成常態,香港人從此只能如同家畜一般屈辱地活著。

有人提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如果其他幾個訴求都未能達成,我們還不算勝利,這些調查委員只會淪為過家家的小把戲,鉛水事件、沙中線事故、UGL貪污案,哪次是有下文的?打贏了,簽下的和約有意義,不然以戰敗者的身份談什麼都只會落得予取予求的下場。

Cover photo: 動畫《哥布林殺手》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港女一枚。雖然不是文藝婊,也裝不成才女,但尚算會寫些文章,希望不至於是識字文盲。 IG: atsuna_kai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