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觀察:韓國媒體就香港「反送中運動」的論述及報導角度

個人觀察:韓國媒體就香港「反送中運動」的論述及報導角度

無可置疑,香港這次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民主運動已提升至國際層面的政治問題,因為香港常常被譽為「國際金融中心」,有輿論指假若香港出現什麼差池,均會影響世界各地的經濟及金融穩定狀況。而各國媒體均透過一手親身報導,或來自香港本地媒體的二手資料報導及更新「香港事態」的最新狀況,韓國亦是其中之一。經歷多次民主運動的韓國,看著香港發生的大小事固然有更深刻的感受。而以下是我就多日翻譯韓國媒體的報導的過程中,留意到的特點並分析他們報導事件的角度,還有如何建構一種論述。

自6月9日103萬人上街反送中後,韓國傳媒亦有在現場進行直擊報導,同時向韓國人解釋反對的法案內容。在韓國,《逃犯條例》修訂的韓文為 “송환법”,意思為「遣返法」,在眾多傳媒報導之中,亦有清楚解釋到法案的修訂將容許香港政府將潛逃的罪犯引渡至中國接受法律的審判,而且更闡明香港人反對修訂的原因——害怕被官方濫用作驅逐及迫害政治及社運參與者的工具。而自這次運動由「反送中」作最主要訴求,升級為「五大訴求」時,韓國傳媒則將「송환법반대시위 (反送中示威)」,以「반중시위 (反中示威)」作喻,正如《東亞日報》於9月5日報導林鄭月娥宣布「動議撤回」修例時,都用了這詞語指涉持續14個星期的運動,截圖如下:

Link: http://www.donga.com/news/article/all/20190905/97279065/1

韓國傳媒在報導這次運動的論述,改變為「反中示威」後,對於示威者在標誌「香港主權移交中國」的建築物或物件上造成破壞的報導亦會較為深入,並會大肆報導。例如示威者在金紫荊銅像上塗鴉、將國旗拋落海、焚燒國旗,就像9月1日有示威者燒國旗時,SBS電視台不忘以「火燒的五星紅旗」為標題,去向韓國人闡述香港人仇恨中國政府的情緒。而且在他們的論述中,即使有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訴求,但示威被激化的原因,主要是反中的情緒高漲。

而亦因為「反中示威」的方向,韓國媒體對於中國政府會否進行直接介入這一點亦非常關注。早前出現示威者或街坊與警察的對峙及衝突時,韓國傳媒一直有就中國黨報及政府人員的言論作出報導,還有引述軍隊在香港邊境習武的影片作出大肆報導。以《韓國經濟》的新聞為例,於8月30日就報導了中國軍方在8月尾舉行大規模示威之前更換了駐香港的人民解放軍部隊,除此之外(如下圖),其他報導並有不斷猜測中國會否加入武力鎮壓,並安排解放軍作主導鎮壓示威,甚至有風向指香港警察鎮壓力度的升級(如水炮車、實彈等),預示了中國政府指示的強力鎮壓,還有中國軍隊的演練對香港示威的威脅及恐嚇(如下第二、三張圖)。

Link: http://news.wowtv.co.kr/NewsCenter/News/Read?articleId=A201908300017&t=NN

兩張截圖為Naver網頁新聞的搜尋結果,關中國軍隊在深圳加強演練,指涉對加入鎮壓香港示威的憂慮。

而這次反送中運動的特色,就是沒有主導者、沒有大台。大至民間人權陣線,小至一個普通網民都可以發起遊行、集會、唱歌等抗爭行動,而且每一次都會召集不少人參與,成功團結了對抗爭方式有不同聲音的香港人。而由於2014年的雨傘運動仍然成為了外國媒體對香港人抗爭的固有形象,包括韓國媒體在內,仍定義了這次運動有主導者及大台。除了多次報導民陣主導的遊行及集會,還有發言人的言論之外,香港眾志的黃之鋒、周庭等人在運動中的言行都成為了韓國媒體的焦點,從黃之鋒刑滿出獄宣布參與運動,到他與周庭突然被捕等都有作出詳細報導,甚至視他們為這場運動的主導者。例如,KBS電視台於9月10日報導黃之鋒到訪德國發表講話時,是以「홍콩에서 송환법 반대 시위를 이끌어온 민주화 운동가 (在香港領導反對送還法示威的民主化運動家)」形容他,正如下圖:

Link: http://news.kbs.co.kr/news/view.do?ncd=4280188&ref=A

可見,韓國媒體是未有將「沒有大台」的概念進行了解及解釋,有機會他們本身都不明白這抗爭理念,在這情況下,有試過主導遊行集會的連登討論區、民間記者會或獨立網民自然沒有出現於韓國主要媒體的報導之上。

傳媒固然要堅守持平、客觀、中立的立場去報導新聞,不過這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因不少媒體的背後的持份者、投資者等權力階層,均會影響其中立性,從而令報導的角度、論述等都會有既定立場。而民主運動史非常豐富的韓國,輿論及新聞論述方面都頗偏向支持這場運動,除了有報導警察鎮壓的暴行之外,亦有報導政府如何沒有回應訴求導致示威遊行持續至今。不過,在表達訴求的方式方面,媒體的報導就開始出現分野,因為反送中運動除了有遊行之外,亦有衝擊立法會、前線朋友激烈抵抗警察等,韓國媒體在報導這些事件時,均以「暴力衝突」之名去定義。以《韓聯社》報導8月25日觀塘遊行時為例,它是以《열흘만에 깨진 평화시위…홍콩서 시위대·경찰 충돌 (時隔10天和平示威終於被打破……香港發生示威者與警察衝突)》(如下圖)為題,意指觀塘遊行前10天,均沒有發生暴力鎮壓事件,而到了觀塘遊行時就再度發生昔日的鎮壓場面。

Link: https://www.yna.co.kr/view/AKR20190824051651097?input=1195m

另外,當這場運動延伸到「和你塞」及「和你飛」等圍堵機場行動,韓國傳媒就航空情況等有進行詳細的報導,包括航班的延誤、韓國乘客的滯留情況等,並以「機場大亂」、「交通麻痺」四字形容圍堵機場事件(如YTN及國民日報的報導),這亦與報導港鐵不合作運動的時候亦有相似。

2019.8.14《國民日報》報導標題:機場重開12小時後再度被封閉的香港機場…1000多名韓國人被困

而總結及韓國媒體就以上兩個行動(前線勇武派行動及「不合作運動」)的論述分析所得,除了措詞之外,報導方向方面可謂較為負面,除了集中講述交通及普通市民受到的影響外,對於示威者在不合作運動中表達的訴求亦只有輕描淡寫。相反,當遊行集會以和平的方式結束,沒有出現暴力鎮壓時,就以「和平方式結束」等字句比喻該場示威,並與昔日多次的遊行中警民衝突的場面作出比較,例如以下主要傳媒報導8月18日民陣主導的「流水式集」和平結束時,均用上相類似的字句構成「對和理非示威較為正面」的論述:

即使媒體報導時應持平中立,但在字詞的運用上,綜合以上的觀察所見,韓國媒體對於表達訴求的方式,是略偏向認同和理非的方式。最初發生兩場過百萬人的大遊行時,韓國媒體亦有提到香港人如何借2016年尾「反朴集會」為藍本參考,並作出比較。

而韓國網民方面,縱使有不少在韓國報導的香港新聞留言之中,有不少為極度反對文在寅政府的極端右派,或者以製造惡評為主的「惡評者」,經歷過多場爭取民主的運動後,固然大多數人為支持香港這次「反送中」運動。而從他們的留言中,大致可以分析出三點最主要的支持論述——與韓國民主化歷史對比、港獨、反文在寅。

一些韓國網民在香港新聞中留言支持示威者。

以上為其中三個在香港的新聞中留言的例子,最主要為反中國、反共產式的留言。在他們眼中,受到北韓政府奉行共產主義的影響,不少南韓人自然對其極之反感,故對於中國政府亦投射了相同的負面情緒,從而將香港這次運動以「反中示威」的標誌,延伸到希望香港人能夠爭取脫離中國共產黨統治,自立成獨立國家,正如以上上留言都對共產主義用上極度負面的字詞,例如「赤色分子 (빨갱이)」等。

而由此,韓國網民亦借此宣洩對文在寅政府的不滿。而文在寅於2017年5月上台起,發生的政黨更替一直令保守派的支持者不滿,認為80年代社運出身、與金大中及盧武鉉同一派別的文在寅是「左派」,並且是唱好北韓的左派,所以他們亦會以「赤色分子」等字詞批評文在寅。而由於文在寅至今仍沒有對香港的示威作出任何表態,他們亦由此衍生至批評文在寅親共產主義,所以不對香港事態表態支持,而且狠批他自打嘴巴,自己以支持民主運動自詡,卻在親中親北的立場下保持沉默。從這次反送中運動中,亦能見到韓國部分網民如何不滿自己的政府。

以上是由6月起至今個人所觀察及進行分析的「韓國媒體看香港『反送中運動』的論述」,雖然列出的證據未必完全包括這三個月間所發生的事,但大家必須認知的是,香港事態已是國際層面的大事,幾乎全世界的傳媒都在關注香港發生什麼事。我想在這裡再次感謝韓國演員金義聖能夠親身來到香港,為韓國媒體帶來更第一手的資料,而非只靠外媒來報導香港事態。希望大家能夠繼續努力,對抗這個不義政權。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