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MeToo:舉報性暴力、尋求協助,還是一個網絡媒體標籤(Hashtag)?

反送中#MeToo:舉報性暴力、尋求協助,還是一個網絡媒體標籤(Hashtag)?

#MeToo 是反性侵及性騷擾的社會運動,也是社交媒體的標籤(Hashtag),然而許多人都將這個標籤當成指控性侵犯、性暴力的唯一方法,所以只在網絡上分享遭遇性暴力的經歷,而沒有正式指控這些行為。

九月廿八日,平等機會婦女聯席於遮打花園舉辦「反送中#MeToo集會」,主辦方召集全港市民反抗警方性暴力,追究警察性暴力,大會亦歡迎參與者用紅唇膏在手臂寫上「#ProtestToo」。主題為執法為名,凌辱為實,針對警方多次涉嫌凌辱示威者,包括被捕者被扯下裙子與內褲,公眾露出其私處、被捕者遭警員無理全裸搜身、男性示威者被捕時遭大力捏壓陰莖、女性被捕者被扣留期間遭硬物磨擦陰蒂、限制如廁的權利等,呼籲運動中的性暴力受害者勇於訴說痛苦。

許多性暴力受害者不敢挺身舉報而選擇沉默,他們懼怕二度傷害,包括可能遭受身邊人和網民的批評,也害怕執法機關無法保障受害人的私隱,性別敏感度不足而無法提供安全環境讓其安心給予口供。政府應向民眾清楚解釋舉報性罪行的流程及個人權益,才能使受害者供出真相並作出舉報。

警方過度執法摻雜性暴力而令人髮指,但是當許多抗爭者在網絡上分享言論和經歷,也招來許多反對者的攻擊和蕩婦羞辱(Slut shaming),有些網民惡意改圖令女示威者看似走光,更指女性上街須自行負擔(性暴力)風險。他們不僅轉移焦點,更對受害者造成二度傷害。

關於性暴力,我們憤怒、關注、痛斥,也該尋求醫療、律師等專業協助,保障個人權益並立刻舉報。無論施暴者來自哪一方,無論他最初的目的是什麼,你必須舉報施暴者,這是你的基本權利和責任。

處理#MeToo事件,為了避免未審先判,防止任何人因一個網絡標籤而無辜失去權利和工作,我們應使用證據和正當程序去將施暴者繩之於法。沒有一個施暴者是無辜的,但當性暴力是一種犯罪時,我們不應單純使用網絡標籤來打擊它,而是以正確手段對付施暴者。

社交媒體固然可以傳遞消息,讓世界各地更多人知道事件。但是,將反性侵及性騷擾變成一個純粹的社交媒體標籤,淪為一場匿名辯論賽,只會令受害者單純的主張受到懷疑,且對外傳達「性暴力不是犯罪」的訊息。網絡輿論只是手段,不應是結果。

當我們看見#MeToo的帖子,我們應鼓勵受害者舉報,社會各界人士也該全力支持其舉動。如果司法制度失敗,我們應批評和要求上訴,可是我們必須遵循正當程序去面對犯罪者,要不然許多人都終將受苦。

老實說,我猶豫了一段時間才寫這個話題,因為面對大是大非不能含糊也不能誤導別人。我們行事要考慮後果,那麼別人也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上責任。任何人都可能遭受到同性與異性的性虐待,無論任何性別、年齡、職級。

如果你是受害者,請立即尋求醫療、法律或關注團體協助。

這個充滿憤怒的時代裡有太多灰色地帶,單憑標籤的指控可能只會傷害受害者,我們必須嚴肅正視這種罪行,而不是將審判結果取決於人氣、政治趨勢或輿論浪潮。

香港人正在聆聽彼此的遭遇,陪伴每個善良勇敢的受害者揭開傷疤。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作者,崇尚自由 | 以文字演繹忠誠愛慕,以勇氣堅持追隨幸福。 | 最新出版:《馴養之丘》、《女生情事宣言》 | Instagram: kwaisinling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