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居住天水圍的我登上了一架前往石圍角的巴士,而旁邊坐著目的地是觀塘的乘客

昨夜,居住天水圍的我登上了一架前往石圍角的巴士,而旁邊坐著目的地是觀塘的乘客

遮打花園6月開始好像變了香港人的後花園,已經忘記了是第幾次進到這個其實沒有甚麼花的花園。
一開始由甚麼出口前往比較近也不知道,到現在搭巴士也能順利到達,從迷惘到熟悉,是一個過程。
但有些事情有些路,如果可以選擇,或者我們都想一生都維持陌生。

炎熱的夏天,穿著短袖闊腳褲的我也汗流浹背,卻見有一些人真的穿了西裝出席,有些還要是正裝,由外套到tie無一欠奉。
在金融界工作的朋友在旁說:「Respect」。
大家都在靜靜地跟著隊伍遊行,走上美國領事館。
和所有遊行一樣,走幾步的時間有時是用半小時做單位。
於是在Google上看見由遮打到美館大概是11分鐘的路程,而我們足足走了兩個多小時。

期間大家一直在叫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這些幾乎是下意識旁人嗌上一句,下一句已可脫口而出。
而昨日還更新了不少英文口號:「Five demands, not one less」、「Free Hong Kong, pass the Act」,還有走到警察旁邊時,大家一起叫「721,唔見人;831,打死人。」
當然,不少得唱近期的流行歌曲:「有班警察毅進仔,人又廢,又要威。有班警察弱智仔,做狗乞米。」
要是我是警察,大概我會覺得侮辱(不過我連假想自己是警察都覺得侮辱),可是他們無動於衷,為什麼?
因為沒有收到order。

我很想知道當他們能大開殺戒時,究竟是收了甚麼order?
是有人對他說:「你哋可以亂棍打人了。」、「你哋可以平射啲催淚彈/胡椒彈/布袋彈,射到人都唔緊要。」、「你哋可以用男警搜女仔身。」、「你哋大哂,覺得邊個有問題就拉邊個。」、「你哋鍾意點做就點做。」
是這樣的order嗎?
如果不是,為什麼你們敢這樣做?
如果是,為什麼你們不覺得有問題?

遊行時網絡總是時斷時有,三點多時突然傳來香港公園那邊舉黑旗(放催淚彈的旗幟),我問朋友香港公園在哪?朋友說就在附近。
大家都黑人問號,為什麼無啦啦舉黑旗?
所望之處,無論哪裡都平靜非常,人們只是魚貫前行。
如是者,我們也一路向前。
有一刻我甚至在想,是不是警方舉錯了旗?
他們其後並沒有施放Tear Gas,雖然心裡充滿疑問,我亦不打算深究。

走著走著,在四點多時朋友傳來警方在中環站拉人的消息。
我又再一次黑人問號,連忙上Telegram觀看消息。
看來看去,也不太知道發生甚麼事,只知道這是Fact checked了的消息,警方真的在中環站拉人。
不久後,傳來中環站封站的消息。
再過一會,原本6點半才完結的遊行以及10點多才結束的集會也傳來消息,需要在4時30–45分完結。那時已是4點多,我回望身後,還有連綿不絕的人群,如何在十幾分鐘內疏散?
我有朋友還在起步點,也有朋友在中間,早起步的我只是剛好走完了遊行路線而已,後面的人要怎麼辦?
時間到了又告他們非法集結嗎?
還有朋友剛乘上巴士前來,我對她說不用來了,她問集會不是到10點嗎?
我說剛剛已經停止了。
呀,警權在我們不知道的時候膨脹得如此大,只要她說有危險,集會遊行便需要即時停止,如何疏散人群如何離開?她不負責。
她只負責停掉黨鐵站,讓巴士通通改道,把防暴放置在一個又一個的路口。

我和朋友循灣仔路線離開,也不知道等待的巴士會否來。
最後我只能看哪架有空位便上那一架,大概很多人和我一樣。
上了巴士後我再查看在哪裡可以轉車,天水圍是我的目的地,而旁邊的朋友是去觀塘,不過我們登上的這架車是到石圍角。

巴士原本會經西隧離開港島,但開出不久便收到需要改走紅隧的消息,期間道路上面是很多正在撤離的遊行人士,司機在耐心等候可以駛走的時機。突然後方的人開始跑起來,隔著玻璃我也能感受那種恐懼。
曾經我也是跑著的那些人。
巴士上的乘客開始要求司機開門讓遊行人士上車,司機說:「佢哋唔係要上車呀,我只係等佢哋過咗馬路我就會開車走。」但後來大概司機也看見勢色不對,他看見了這些人不是慢條斯理地離開,而是被防暴追趕,於是他打開車門,乘客大叫:「上咗車先呀,上車!」
有一部分人上了車,巴士駛離現場,坐在我後面是剛驚魂甫定的人,他大口喘著氣。
安靜後他說的第一句話是:「一陣要落返去俾返車錢。」

落車時,所有走的人都對司機說:「唔該司機,多謝你。」
然後我找尋另一架可以回到家中的巴士,第一次搭算長途的巴士卻沒有位置坐。
我一直在想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實在是甚麼事都沒有發生,每次遊行前總會有些人說:「今日要和平呀,唔好模糊咗個焦點呀,唔好俾警方有機可乘。」
我都會一笑置之。
因為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你和平與否,你集會有沒有不反對通知書,好像都沒有多大分別,警方不介入的時候就會很和平,警方一介入的話就算是甘地也會被當成暴徒。
我們今天真的甚麼也沒有做呀,但最終還是演變成走難的結局。

常有人說,走出來的人那麼多,如果大家都願意反撲,警察一定會害怕的。
我相信是真的啊。
只是香港人還不想走到這一步而已,因為大家都知道我們本意並不是要和警察對打,戰勝警方,我們只是在爭取民主和自由。
但警方要是一再推進,到最後再無路可走,所謂激進的份子或勇武再不會只是得一部份或一派了。(事實上也確實在增多)

示威者為著自己相信的價值,可以連命也不要。
警察你也可以嗎?
你是為了甚麼而做到這一步呢。

願香港人無論幾多次,都一再站出來。
為了我們自己,也為了下一代。
祝〈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順利通過。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